《甄嬛傳》:溫實初剛出場時說的四句話,注定他這輩子都得不到甄嬛!

不同的女人對于「愛」的理解是不同的。

以《甄嬛傳》中的甄嬛、眉莊和安陵容為例,她們三個人心中,就有三種不同的關于「愛」的樣子。

眉莊心中完美的愛,在于對方信任她、憐惜她,在此基礎上,若能相敬如賓、舉案齊眉更好。

安陵容想要的則是一種「配得感」,哪怕這種「配得感」完全通過物質體現出來,她也會滿足。

而甄嬛想要的愛,則是一種靈魂的共鳴。

一個男人,能夠為她去死,還是遠遠不夠的,這個男人需要她看得上,她才會感覺到被愛的幸福。

在對方的「寵」和「懂」之間,甄嬛會永遠把「懂」放在第一位!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溫實初剛出場時對甄嬛表白說的這四句話,就已經注定了: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得到甄嬛!

01、「家父在世的時候說,一片冰心在玉壺,他讓我將此壺交予溫家未來的……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心意。」

在入宮之前,甄嬛是一個浪漫多情的文藝女青年。

相比于眉莊和安陵容而言,甄嬛在感情方面更加「務虛」。

她喜歡的,是皇上假扮果郡王和她在御花園互撩的那種曖昧,也是果郡王用「長相守」和她用「長相思」一起演奏的那種默契……

像溫實初這樣直接把「傳家寶」往人家眼前一戳,口中還念念有詞「家父讓我將此壺交予溫家未來的……」只會讓甄嬛覺得又無趣,又「壓力山大」。

對于文藝女青年來說,一段愛情,如果沒有經歷過互相揣測心意的忐忑,沒有突然被對方猜中心事的驚喜,沒有在對方眼波流轉中尋找到自己的影子的激動,而直接走進婚姻,那麼,這段愛情是被閹割了的,是不完整的。

溫實初這個人,太務實了。

他覺得愛一個人,就是直接表白,把家傳的寶貝奉上,這就是他最大的誠意。

但這樣的舉動對于甄嬛來說,非常尷尬。

因此,甄嬛回:「實初哥哥想一時救急,也不用拿出這麼貴重的東西來,嬛兒受不起。」

說話間,甄嬛把重音放在了「這麼貴重」四個字上。

甄嬛所受不起的,不是玉壺本身,而是與玉壺捆綁在一起的「溫家未來的……」這個身份。

02、「我雖是一介太醫,俸祿微薄,可是我保證一生一世對你好。疼愛你,保護你,事事以你為重……」

溫實初能說出這樣一段話,證明他對于甄嬛究竟想要什麼樣的男人做夫君,缺少最起碼的了解。

剛剛在菩薩面前,甄嬛許下的心愿是:「要嫁就嫁與這世間最好的男兒。」

這句話,是甄嬛的真心話。

她一生中所愛的兩個男人,的確是世間最優秀的男人。

皇上貴為九五之尊,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同時,在藝術和審美方面,皇上也有很高的專業水準。

果郡王以「閑散王爺」自居,實際上各方面能力都不在皇帝之下,長相也比皇帝和溫實初帥。

更為重要的是:皇上和果郡王不管外在表現如何,內里都是很堅韌的。

遇事的時候,他們敢于擔當、有決斷,斷不會吞吞吐吐地問:「嬛妹妹,如果我做錯事,你會原諒我嗎?」

在溫實初自己看來,雖然他個人條件不夠出挑,但「事事以你為重」是一個加分項。

而對于甄嬛來說,「事事以你為重」的態度缺少男子漢氣概,讓她很難愛起來。

不過,甄嬛也知道:在這世間,除了骨肉血親之外,能夠遇到一個事事以自己為重的人很難得。

所以,她沒有以冷漠態度回絕溫實初,而是轉而說自己沒有哥哥,要認溫實初當哥哥。

最后,還補了一句:「我自然相信哥哥會對妹妹好的。」

這也為后來甄嬛一次次利用溫實初這個「備胎」為自己謀利奠定了情感基礎。

03、「實初雖然唐突,卻是真心實意不想讓妹妹應選。這不僅僅是因為我心里一直把妹妹當成……更是因為甄伯父曾救過家父的性命。」

這句話是溫實初整個表白過程中說得最爛的一句話。

在說這句話之前,甄嬛雖然婉言拒絕,但始終臉上帶笑,溫實初這句話一出口,她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

甄嬛是一個多麼驕傲的人啊!

在甄嬛心中,她如果吸引一個男人愛上她,那一定是因為她自己足夠優秀,而不是吃「父親施恩」的紅利。

溫實初前面羅里吧嗦說了一大堆,甄嬛雖然不愛他,但聽著這些話,虛榮心還是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這邊正飄飄然呢,一句「更是因為甄伯父曾救過家父的性命」,簡直掃興之極!

因此,甄嬛回復溫實初就顯得比較敷衍了:「昔日恩義,不過是父親舉手之勞,不必掛懷。」

04、「我父親當年被冤,也是因為后宮爭斗,不能獨善其身,一介太醫尚且如此,妹妹若被選中的話,會身在其中啊。」

溫實初能說出這句話,證明他對于甄嬛的價值觀與格局還不夠了解。

甄嬛是一個從小得父母愛護,在幸福的家庭中成長起來的孩子。

她本身也是一個「家族本位」的擁護者。

入宮之后,甄嬛的一系列行為也充分證實了這一點。

懷著朧月時,甄嬛正和皇上鬧著別扭,為了父親,她跪倒在皇上腳邊苦苦哀求。

懷著六阿哥和靈犀時,如果不是為了救病重的父親,她也未必會堅定地選擇回宮。

為了能讓玉嬈嫁與自己心愛的郎君,甄嬛不惜動用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資源,甚至得罪皇上……

在人生的每個十字路口,甄嬛總會選擇那個對自己家族最有利的選項,甚至犧牲她自己也在所不惜。

這樣的甄嬛,怎麼會想要「獨善其身」,讓妹妹替自己承擔家族責任,讓父親為難呢?

她回了溫實初一句:「家中無子,女兒還能不孝嗎?」終于讓溫實初啞口無言。

當然,我們分析溫實初與甄嬛的這段對話,并不是說溫實初因為不會說話,不會表白而沒能得到甄嬛的芳心。

而是說,語言是人心之所想。

通過溫實初和甄嬛你來我往的對答,充分暴露出二人在人生格局方面的不對等,三觀上的不合適。

因為這些不對等和不合適,就算甄嬛沒有入宮,沒遇到皇上和果郡王,溫實初也不會得到甄嬛!

這輩子,溫實初對甄嬛,不過是一場單方面的癡戀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