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果郡王與甄嬛「一度春風」後,皇帝落下了難以啟齒的病根,網友:原來最可憐的人是皇帝

易理人生 2021/05/01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果郡王與甄嬛的這段戀情始終爭議頗多。有人指責果郡王不該「惦記嫂子」,也有人理解果郡王「情不知所起」。但不管怎麼說,果郡王的難得之處其實在於,在這樣一份本該充滿玻璃碴的感情中,他愣是能自己一個人撿出糖來。他沒有糾結於「得不到」的痛苦,而是選擇沉浸於「愛一個人」的歡喜。

果郡王上一次與甄嬛私聊,原本是在湖上美滋滋地「與美同舟」,沒想到一不小心掉出了私藏的甄嬛小像。 暗戀小秘密曝光後,果郡王被甄嬛以「莫要誤人誤己」的拒絕態度,明敲暗擊了一番。

可是果郡王,不但沒有傷心失意,反而還千里迢迢弄了些繡有「夕顏」的反季蜀錦送給甄嬛。 瞧,這就是暗戀最大的好處,那就是永遠都不會失戀,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奢望過什麼結果和回報。

暗戀是我一個人的事,我愛你,可以與你無關。能想方設法送些東西到你手上,也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沒過多久,果郡王又得到一件更美的差事----甄嬛生日宴會創意策劃總監。

這種花別人的錢給自己心上人送賀禮的好事,實在不能更美了。於是他用溫泉水提前催開了滿湖的蓮花,來紀念他們那個在蓮花湖上泛舟的夜晚;於是他用漫天高飛的風箏,來寬慰她在桐花臺上所言「宮中不得自由」的感傷;

於是他用一曲悠揚的「鳳凰於飛」,來歌贊他們共同堅守的「願得一心人」的愛情理想。儘管,你正在他人懷中笑意盈盈,但只要你覺得幸福就好。 而我,擁有這些與你有關的回憶,也已足夠。

1、作為帝王,身不由己

皇帝簡直太難了。很多時候,不得不為了顧全大局而犧牲自己。不但不能盡情深愛自己喜歡的女人,甚至連吃頓飯也不得自由。還要被專人監督約束著,俗稱「事不過三」,再好吃的湯和菜也不能超過三碗或三次。

記得有一個情節是這樣的,皇帝與宜修一起用膳,有一道野鴨子湯很好喝,喝了兩碗的皇帝原本想再來一碗,宜修卻勸他 「不偏愛,有節制,方得長久。」一語雙關,借題發揮。

皇帝立刻沉下臉來,敗興而歸,然而卻沒有反駁。這說明宜修是按照老祖宗的規矩來對皇帝行勸諫之責的,皇帝儘管不樂意,卻也無言可辯,只能掃興離去。

還有這每間隔三年一次的選秀,很多男人都羡慕不已,覺得求之不得。但于皇帝而言,卻未必是什麼美事。既然選進宮來,你就有義務讓她們「雨露均沾」,皇帝以一己之力去廣施雨露,這不等於「被迫營業」麼?

打一個粗鄙的比方,後宮有三千畝地需要耕種,卻只有皇帝這一頭牛……你還會覺得這頭牛是輕鬆幸福的嗎?

更何況,很多嬪妃是出於制衡需要才進宮的,因娘家的兵權、勢力而進宮,其作用就是利於皇帝控制政局。比如端妃、華妃、甄嬛,祺貴人之類。

有時候,皇帝即便內心不喜歡,並且非常厭惡排斥, 也要勉為其難去「盡職盡責」,不僅是安撫嬪妃,更是在間接安撫權臣們。

一旦厚此薄彼,就可能會引發前朝的揣度和猜忌,除非皇帝蓄意製造事端,試圖達成某種目的。不然的話,定會引發前朝後宮的震盪和風波。

後宮的事,看似只是女人之間爭風吃醋的事,實則沒那麼簡單。 牽一髮而動全身,處理不好,就會讓朝臣心生不滿,有怨懟抗拒之心。因此讓皇帝頗為頭疼。

僅僅是朝臣們虎視眈眈盯著後宮風向也就罷了,更虐心的是,自己的手足兄弟也死死盯著。 敦親王都能幫華妃講情,果郡王更「仗義」,見皇兄嬪妃太多力不從心,居然想過來拉「幫套」!

與甄嬛一起在甘露寺「修行」了一對雙胞胎後,還猶嫌不足,又在去 攔截甄嬛和親的路上,與甄嬛「一度春風」、重溫舊夢,致使甄嬛回宮後又「給皇帝生下了一位女兒」——雪魄公主。

皇帝此次真正感受到了背叛,卻又不好宣之於口,或直接找允禮興師問罪。傳揚出去,自己還怎麼有臉面對朝臣和天下萬民?皇帝的面子是很值錢的呀。允禮也感受到了皇兄的殺機,忙自請去鎮守邊關,離開了京都。卻不知他這一走,更令皇帝滿腔的疑惑和嫉妒無的放矢 ,憋出內傷。

2、皇帝杯弓蛇影,疑心病日趨嚴重

果郡王在邊關恪盡職守,上下一心,令敵營秋毫無犯,口碑極佳。有些不知好歹的大臣就上表奏章,為果郡王請功。而果郡王亦要求為自己的將士們增加軍餉。

皇帝每每見到這樣的奏摺,安心之餘不免蹙眉煩心,「允禮這不是收買人心是什麼?」

他又指著一本允禮上書恨聲道:「他又要為將士提出要增發軍餉,讓將士吃飽穿暖,難道朕平時苛待了邊關將士麼?」

皇帝對允禮成見已深,所以,總覺得果郡王野心勃勃有所圖謀,甚至連他申請增加軍餉都看作是收買人心。

皇帝的話, 甄嬛作為「與之私通的嫌疑人」,自然是不敢說什麼的。然而,另一名嬪妃卻聽不下去了,她與瑛貴人一樣,也是來自於果郡王府,曾盛寵一時。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裡的人稱與人名換成電視劇裡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到底是隨侍在側的羽貴嬪聽不過耳,捧了一碟子細巧點心上來,柔聲勸道:「王爺這樣提議,也是希望邊關將士感念皇恩,更效忠皇上。」

皇帝聞言只是冷笑:「感念皇恩還是感念他求取皇恩?是效忠朕還是更效忠他?」他打量羽貴嬪兩眼,「朕想起來了,你出身果郡王府,自然是要為他說話」。他上前兩步,一把抓住羽貴嬪柔弱的肩,喝道:「你是否入宮之前就與他有了私情?」

此時的皇帝是不是有些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他看誰都像被果郡王染指過的。這都是 甄嬛與允禮的私情昭然若揭,才讓皇帝落下了這種難以啟齒的疑心病。

羽貴嬪嚇得面無人色,嚶嚶哭泣道:「臣妾自入宮來一直隨侍皇上,忠心不二,怎會有私情?」羽貴嬪何曾見過皇上這樣的疾言厲色,嚇得癱軟在地上,拼命磕頭:「臣妾與王爺絕無私情!還請皇上明察!」直到她潔白的額頭磕出血來,皇帝尚不解氣,喝道:「去,朕不願意再見到你,他求朕軍餉,朕也不會叫他如願以償」。

甄嬛看在眼裡,卻暗暗冷笑,也不多說什麼,更不會做何分辨與解釋。只要皇帝拿不出實際證據, 一切都只是他的「多心」而已。

自此,盛極一時的羽貴嬪失寵,皇帝的性子越發多疑。

這就是果郡王與甄嬛做得孽,皇帝憋屈得像一頭困獸,卻無法傾訴也無法排解,只能殺雞儆猴、借題發揮了。

皇帝是不是很可憐?花那麼多錢養這些女人,到頭來卻撫養著女人與他兄弟、太醫、甚至御林軍生下的孩子……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