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之美若秋荷的大秦氏:一場純粹有愛的婚姻,招誰惹誰了?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大秦氏,是顧偃開心中的白月光,卻是顧府宗門的黑玫瑰。

大秦氏,不僅長得很美,還特別有才華,但 她「美得」真的太扎手了。

顧府的舊僕們曾經評價大秦氏:「秦家大小姐,美若秋荷,靜極生妍。善詩詞,工曲賦,琴棋書畫無一不通。」

的確,這樣的女子,生來就該是眾星捧月,傾倒眾生的。

可惜天妒紅顏,她生來就體弱多病。體弱到什麼程度?娶了她連繁衍子嗣都成問題。所以即使她生在高門大戶的東昌侯府,可是到了18歲,卻仍然嫁不出去。

可沒想到顧偃開卻愛慘了她,什麼都不管不顧,就是要把她娶進門。

這下,顧府就熱鬧了。

一提到顧廷燁他爹顧偃開,大秦氏就是個繞不開的人物。

當年的東昌侯府花團錦簇,大秦氏正是東昌侯千嬌萬寵的嫡長女,美若秋荷,靜極生妍,善詩詞,工曲賦,琴棋書畫,無一不通,卻到一十八歲還未嫁出去。

說來古時女子年十五及笄,可事婚配,十八歲就成了大齡女,這青春年華,委實短得嚇人。

大秦氏大齡未嫁的原因很簡單——她身有重疾,體弱多病,滿京皆知。

東昌侯府的姑娘,低嫁是不肯的,可是門當戶對的人家,又不願娶這麼個藥罐子回去。正室嫡妻,不是光擺著好看的,要侍奉公婆、相夫教子,治家理事,這些大秦氏都做不到,而她擅長的琴棋書畫,屬於錦上添花的閑趣,若無錦,花何用?

老話說,百貨對百客,看中大秦氏這個奇貨的客出現了——甯遠侯府世子顧偃開不知何時何地,偶然間驚鴻一瞥,對大秦氏暗生了情意。一個常年舞刀弄劍的沙場武將,偏偏會喜歡這種脆弱到極致的美麗。

大男人喜歡弱女子,越柔弱越迷戀,這個套路在瓊瑤的作品裡很常見——比如《菟絲花》裡,羅教授明明有一位美麗又善良的妻子,偏偏婚內出軌肺病加精神病、隨時隨地會死掉的小白花江雅築;比如《一顆紅豆》裡夏初蕾的男友梁致中,也是劈腿一個精神不正常、動輒暈倒的耗子般的女孩雨婷。

顧偃開的父母、老侯爺夫婦如何肯娶這樣的兒媳婦——非但壽數有限,更兼子嗣艱難。

顧偃開眼見娶不到意中人,賭氣跑去北疆軍中效命。當時戎患正熾,兵凶戰危,隨時可能喪命,老侯爺夫婦在心驚膽戰中煎熬了一兩年,最終磨不過長子,登門東昌侯府去提親。

婚後的顧偃開夫婦恩愛逾常,形影不離,一年兩年三年過去,老侯爺夫婦急著抱孫子,沒有嫡孫,庶出的也行啊。可是顧偃開眼裡連只母蚊子都看不進去,更別說通房妾室了。

其實這件事情上,顧偃開夫婦是很齊心的,顧偃開誠然「守身如玉」,大秦氏也不肯讓夫君去睡別的女人,可謂夫妻同心。

以我們今人的眼光來看,夫妻彼此相愛、彼此忠誠的婚姻是個好婚姻。

那麼放在當時的情境中呢?不妨作個比較。

明蘭嫁與顧廷燁快一年了,楊姑老太太,就是顧廷燁的姑母,嫌棄明蘭肚子沒有動靜,要送兩個好生養的丫頭過來,讓顧廷燁收房,說是好幫明蘭分擔一二。

顧廷燁冷著臉拒絕了姑母的「好意」,回頭安慰明蘭,說了這麼幾句話:

你別急,生兒育女要看緣分,你只管好好調理身子便是。」

「你放心,有我呢。老爺子都能護著那位近十年,我能護你一輩子!」

「別說什麼納妾的廢話,我不愛聽。」

顧廷燁的這個態度,同他爹如出一轍——你們愛傳宗接代自個兒玩去,老子只疼自家媳婦!

顧廷燁這三句話擲地有聲,腦袋上瞬間籠罩五彩光環,怎麼他爹把媳婦看得比子嗣要緊就不行了?

至於說到大秦氏侍候公婆用餐,中途暈倒,人家那是真嬌弱,又不是裝嬌弱。

大秦氏身有重疾,這個老侯爺夫婦去提親前就知道的,想要病弱的兒媳誕下子嗣,本該是湯湯水水好生調養著,做什麼吃個飯還要人站規矩?甯遠侯府還缺僕婢侍候?

後來顧偃開瞞著父母請調西南戍邊,帶著妻子一溜煙跑了,父母跳腳痛駡也無濟於事。這個事情相當於我們現代,兒媳和公婆住不到一起,於是兒子帶著媳婦搬出去單過。這樣的男人,我們很大機率會誇他「不媽寶、不愚孝、疼老婆」,怎麼到了顧偃開身上,就成了不肖子?

而且到了西南邊疆,幾年之後,大秦氏到底生了個嫡子出來,若非受逼不過,鬱然而逝,誰敢斷言她生不出第二個甚至第三個呢?

顧廷煜出生時,恰趕上靜安皇后去世的第二年。武皇帝突然失常,暴虐之極,下死力追查虧空,動輒殺頭誅族、流放抄家,一時人人自危。

因著巨額欠帳,老侯爺愁到中風,府裡一片雞飛狗跳。這時,一位知交老友相告,海寧有一鹽商,家財萬貫,膝下只一獨女,正當妙齡,欲尋佳婿。

侯府三個嫡子雖都已婚配,那老友仍托人去牽線搭橋,鹽商白老太爺一生雷厲風行,幾日後便趕赴京城,在一家茶館見著了正在高談闊論的侯府第五子,又在紅燈區街口「巧遇」了第四子,白老太爺很瞧不上這倆貨,更不肯獨生女兒給人做妾。

中風的老侯爺萬般無奈,硬是叫人把自己抬上馬車,拼著老命不要,火急火燎去了西南,他拉著長子的手無聲懇求。面對快哭瞎了眼的老母和無助惶恐的弟妹們,看著深愛的妻子,顧偃開幾乎一夜瘋癲。

消息靈通的大秦氏自然也知道了,儘管婆母賭咒發誓地保證,只是暫時和離,一旦侯府渡過難關,回頭就重新迎娶她,但她依舊無法接受。

產後本就體虛,痛苦掙扎了幾日,臨終前指了一個丫頭給丈夫做妾,便一命歸西了。

從這個結果來看,大秦氏十足是個受害者,侯府欠了朝廷的錢,憑什麼拆散他們恩愛夫妻,拿她老公去賣身?

雖然婆母賭咒發誓地保證,只是暫時和離,回頭就重新迎娶她,敢情這位甯遠侯夫人是個大忽悠?若是明媒正娶了白氏女進門,拿了她的金山銀山去填補虧空,怎麼有臉再趕走白氏?

更何況,他們老夫婦幾年前就想一張休書遣返大秦氏了,當時東昌侯夫婦親自上門哀求說情,才生生忍下了這個心思。指望他們二度迎娶大秦氏進門,真真是癡人說夢。

大秦氏本就產後體虛,面對停妻另娶的命運,掙扎了幾日便一命嗚呼了。

至於她臨終前指了個丫頭給丈夫做妾,自然是為自己的下任添堵的,這也是病榻之上的大秦氏唯一的報復手段了 。

大秦氏有多壞多惡毒嗎?還真不見得。她只是身嬌體弱,不大擔得起高門主婦的職責。

原著中還有一個幹啥啥不行的餘老夫人,餘老夫人一生的幸福在於嫁了個靠譜的鳳凰男餘閣老。餘閣老內宅外務均是雷霆手段,他家裡的兒媳婦向來是跟公爹回稟家務的。

顧偃開對媳婦的疼愛不會比餘閣老少半分,顧偃開不如餘閣老的地方在於他身後有一個龐大的家族,再恩愛的夫妻情,在家族利益面前,也得讓步。

而餘閣老身為寒門出身的鳳凰男,他的家族他說了算,他完全有能耐讓妻子淩駕于家族利益之上,餘老夫人一生的幸福在於五個字——老公罩得住。

而大秦氏死後,她的丈夫甚至沒有時間悲痛傷懷,立刻迎娶了白氏女,百萬白銀救甯遠侯府於水火。

顧偃開和大秦氏這一對恩愛夫妻,起于愛情,毀於白銀,沒招誰沒惹誰,宗族的罪。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