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吳大娘子在馬球會上就相中明蘭,為何過去許久也不見她上門提親?

自從明蘭在馬球會上為了好閨蜜嫣然亡母的遺物大殺四方,吳大娘子就一眼看上了這個重情重義清明豁達的好姑娘,一心想讓明蘭做自己的兒媳婦。哪怕期間傳來明蘭與齊衡的緋聞,吳大娘子也不像旁人那般用異樣的眼光奚落明蘭,她不僅在小秦氏舉辦的宴會上嫌棄平寧郡主「不識貨」,還安慰明蘭把別人的閒言碎語當做是「貓尿狗屁」,于是被大家認為是劇中最識貨的婆婆。

奇怪的是,從華蘭第一次帶著家中弟妹參加馬球會那會兒,到墨蘭私會梁晗未婚先孕嫁進永昌伯爵府的時候,中間過去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小腹平平的春珂都被熬成了大腹便便的孕婦。要是吳大娘子真的迫切想讓明蘭嫁給梁晗的話,早該找盛家把明蘭定下來了,尤其是汴京對明蘭和齊衡風言風語的那段時間,盛老太太都松了口,既然吳大娘子早在馬球會上就相中了明蘭,為何這麼久過去也不見她上門提親?

那個時代的社會,婚配之事講究父母之命,如果吳大娘子真想要明蘭做兒媳婦的話,就應該在第一時間找王大娘子商定婚事,至少也要把親事定下來,才能確保明蘭不會被別家搶走。王大娘子雖然不希望庶女嫁得比嫡女好,但她清楚如蘭沒有這個能力,又見不得墨蘭母女得意,所以也不會阻撓明蘭得到好親事,可吳大娘子也只是與明蘭親近,沒有進一步挑明關係,盛家也只能當明蘭是半隻腳踏進了豪門。

不知道大家發現沒有,吳大娘子向明蘭拋出橄欖枝以後,就一直在拋橄欖枝,今天辦一場熱火朝天的馬球會,明天搞一場插花品香的茶話會,後天又出個流觴曲水的詩詞雅集。她把盛家所有的姑娘都請去參加,期間對著明蘭噓寒問暖親近有加,讓所有人都看到她對盛家六姑娘的態度,實際上卻沒有給出過任何實質性的承諾,以至于外界都說是明蘭既勾搭齊衡又勾搭吳家的。

試想一下,梁晗若不是個花花大少,像齊衡一樣有上進心,吳大娘子還會看得上明蘭一個小小庶女嗎?以永昌伯爵府的富貴,梁晗什麼樣的妻子找不到啊?萬一如果梁晗在春珂生下孩子之前突然醒悟改邪歸正用心讀書了,或者春珂在生產之時出了什麼問題孩子保不住,那梁晗的危機就暫時解除了,只要吳大娘子騰出大把的時間給梁晗物色正妻,就不會再是一副非明蘭不要的態度了。

說白了,吳大娘子也是拿明蘭當備胎養著呢,真要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她才會以求娶的姿態登盛家的門。可惜梁晗實在太不爭氣,吳大娘子千算萬算,都算不到他有膽子在這節骨眼兒上再弄一個孩子出來。至此,吳大娘子才看清明蘭或許已經是梁晗能遇到的天花板了,趕緊借著墨蘭的醜事提出要讓明蘭為正。要明蘭和庶姐共侍一夫這種侮辱人的事,也虧得吳大娘子想得出來,若非明蘭多個心眼兒,早早查出梁晗的把柄,盛紘夫婦可不會管老太太同不同意,就是綁也要把明蘭嫁過去的。

可笑墨蘭還覺得這是她和林小娘縱橫謀劃算計成功的勝利,卻不知吳大娘子一直都是在故意拿喬,為的就是讓盛家從此在梁家面前抬不起頭來,沒臉插手墨蘭嫁給梁晗之後的事情。至于梁晗,一個對吳大娘子言聽計從,一起去玉清觀白真人都不敢提前回家的好大兒,明顯是個反抗不了母親決定的人,明知母親滿意明蘭還與墨蘭未婚苟合,只怕心裡也是想著用妾室名分打發墨蘭,畢竟他嘴上說看不上明蘭,可哪一次吳大娘子撮合的時候他沒到場?

吳大娘子一個吃過庶長子苦頭的主母,還允許妾室先生下兒子的子嗣,將來當了婆婆能對兒媳婦有多好?萬一春珂又生下一個庶長子,那明蘭嫁過去不就要重蹈吳大娘子的覆轍了嗎?幸好明蘭有足夠的自知之明,認為事出反常必有妖,仔細查探一番,才沒有跳入火坑釀成大錯後悔終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