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老太太在閨蜜群中地位最高,為什麼混得最慘

《知否》中有幾位硬核奶奶團成員,每個都是老太太中的王者人物。

賀老太太有醫術傍身,走到哪兒都會被人惦記。

面對好色成性的老公,私心太重的兒媳,還有恨不得咬死賀家喝血吃肉的曹家親戚。

她愣是幫賀弘文堅挺到最后,看著他夫妻和睦,兒女雙全。

孔嬤嬤是宮里的人,從一個透明小宮女,靠自己的努力學習,變成了能教宮人規矩的老師。

她不僅有一身本領,還有洞察人心的能力,在盛家住了幾天便看出了其中的門道。

縱著姑娘們爭風犯錯,然后狠狠地教育,借著教育姑娘的場面把盛紘也說教了一番,把盛紘從寵妾滅妻和偏心過重的夢里拉回現實。

盛老太太就更不用說了,一個睿智的祖母,無論是給盛紘謀劃前程,給長柏挑選媳婦,還是給明蘭尋找后半生的依靠,她都表現的非常智慧。

這三位老太太中,盛老太太的地位最高,出閣前是勇毅侯的獨女,是個在皇宮大內都能來去自如,跟靜安皇后都能做朋友的人物。

賀老太太是小門戶出身,嫁給賀家也是聽從父母的安排高攀了人家。

孔嬤嬤就更不用說了,從小就被家人送進宮,一直都在謹小慎微地過日子。

可是人到老年,盛老太太雖然出入都有仆人照應,可滿臉皺紋一頭銀發,跟名義上的兒子并不親近,到死花的都是自己的嫁妝錢。

賀家祖母雖然年紀跟盛家老太太差不多,但整天笑嘻嘻的,活脫脫得像個鄉村快樂的老太太,看著比盛家祖母都年輕十幾歲,連明蘭第一次見到她都很詫異。

孔嬤嬤從宮里出來后,帶著一生的積蓄和幾車的恩賞回老家,幾個侄子爭著給她養老送終。

這樣看來,盛老太太雖然表面看著富貴,心里則是過得最憋屈的一個。

勇毅侯獨女,這個出身好吧。能給盛家的孩子謀劃好前程,這也是有本事的。

那為什麼自己的婚姻生活卻過得一團糟?

整個盛家兒孫滿堂卻沒有一個是自己的骨血,忙碌一生,籌謀一生,到老只有個不貼心的養子。

究其原因不外乎是對男人的認識不夠,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男人。

1,骨子里的傲氣讓她不屑于討好男人

前面也說到了盛家的祖母徐氏本來是勇毅侯的獨女,身邊所結識的也都是達官貴人,出入都是前呼后擁,過著這樣日子的人都會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傲氣。

本來徐家大小姐這個身份讓她有很多追求者,但是她見慣了大門戶后院婦人的悲哀,以及男人的多情和涼薄,所以她很排斥嫁入所謂的門當戶對的勛爵人家,反而更傾向于出身寒門的青年才俊。

她看上的盛紘的爹,就是商人出身卻能一舉考到探花郎的青年才俊。

她本以為自己的一見鐘情,傾心相許能換來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美好愛情,卻不曾想妻妾成群不只是富貴公子哥的標配,而是所有男人的愿望。

剛結婚的時候,徐氏仗著新婚的情誼和自己的家世身份把丈夫屋里的通房丫頭打發得干干凈凈。

本以為此舉能讓丈夫收心,自己有相貌有能力還有家世,肯定能把丈夫的心抓得緊緊的。

即便是要給丈夫納妾,也要找老實本分的,不至于威脅自己的地位。

但她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

一日,丈夫帶著一個嬌滴滴的美嬌娘回家,還滿臉羞澀的說是上峰所賜不好拒絕,希望她能大度的接納她,好好照顧她。

也就是這個女子的到來,讓表面風平浪靜的盛家后宅變得雞飛狗跳。

一個吊著眉梢把主君哄得開心,挑撥人家夫妻關系,一個不屑用手段對付妾室,只會跟丈夫橫眉冷對,大吵大鬧。

那原本就沒多少的夫妻情分越吵越淡,當那個居心叵測的妾室耍心機害死了徐氏唯一的兒子后,她一氣之下直接把妾室杖斃了。

打死了丈夫的寵妾后,兩個人的夫妻關系冷到了極點,丈夫雖然不能一紙休書把她趕走,卻再沒有給過她好臉色,沒過多久竟然抑郁而終了。

于是盛徐氏就落了個刻薄寡恩,悍婦善妒的名聲,再加上還間接氣死了自己的丈夫,一時間她在京城的名聲壞到了極點。

徐氏在做閨閣小姐的時候,在看上探花郎之前,甚至在剛結婚的時候,怕是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按理說,她是一個高門低嫁的貴族女子,有樣貌有才情還有一身的管家本領以及社會資源,探花郎應該對她寵愛有加才對。

而她所求的不過是夫妻和睦,為什麼日子過成了這樣,失了丈夫的歡心也就算了,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沒保住。

她是哪里做錯了嗎?

當然,她最大的錯事就是太過自信,總覺得自己是高門貴女,丈夫就該疼著寵著,完全不想著男人的寵愛都只是一時的不會長久,所謂的專寵獨愛在男權社會根本不存在。

夫妻之間遇到矛盾時,她沒有想著怎麼樣讓丈夫理解自己,而是一味地跟他爭辯吵鬧,須知小吵怡情大吵傷身,無休止的吵鬧只會讓夫妻之間的情分變淡。

2,保全自己的利益,手段各有不同

經過了一次失敗的婚姻,盛徐氏在接回流落到鄉下的庶子盛紘后,立志要把他撫養成才,讓他光耀盛家門楣。

以后的日子里她精心謀劃,洞察人心,不再是以前那個遇到委屈就會跟丈夫吵鬧的大小姐。

給盛紘挑媳婦,給孫子找老婆,給孫女找丈夫,她都展示出絕對的智謀和盤算。

在婚姻里栽得跟頭讓她成長了,她從一個敢愛敢恨敢鬧騰的直腸子,變成了一個精明的謀士。

比起盛家老太太后知后覺地變聰明,作為她的手帕交賀家老太太則是不顯山不漏水的狠角色。

老太太是小門戶的姑娘,能嫁進賀家實屬高攀。

也正是因為她高攀的婚姻,導致在以后的生活中從不敢在夫家有任何非議,因為她沒有靠山,一個沒有靠山的女人想在婆家混得好,必須要自己有本事。

丈夫是個花心大蘿卜,左一個妾室右一個通房的往家里帶,她從不敢說什麼,也不能說什麼,因為她根本沒有話語權。

但是她有自己的手段,雖然丈夫往家里拉了那麼多女人,但要麼生不出孩子,要麼孩子早夭,反正整個賀家小一輩的孩子都是她生的。

女人想要日子好過,就一定要有兒子傍身,人家還連續生了三個。

等到賀家老爺子年紀大了,玩不動了,老夫老妻子孫環繞,日子過得倒是顯得美滿又甜蜜。

而且賀家老太太屬于心理素質超級好的那種人,無論對自己男人有多不滿,都不會表現在臉上,她對那些搶她丈夫的女人雖然背地里下狠手,但表面上也是一團和氣。

而且最主要的一點是,她從不把這些惱人的事情放在心里,時時惦記著還一直在生氣。

在那個男人獨斷專行的年代,她一個小門戶的女子,憑著自己的藝術手段和良好心態,活成了笑到最后的贏家。

一直覺得自己高高在上,不屑于這個,看不上那個的徐家大小姐,反而成了婚姻的失敗者,失去了丈夫不說,連自己唯一的兒子都被人害死了。

所以,想經營好婚姻,女人不能處處顯得很強勢,既然改變不了男人花心的毛病,那就用盡辦法保證自己的利益。

3,婚姻需要用心經營

雖然是閨蜜,但盛家老太太素來都知道賀家老太太那些擺不上明面的手段,也看不上她的手段。

但她自己的那種橫沖直撞,有啥說啥,看似正直的處理方式也把婚姻經驗得一塌糊涂。

雖然被失敗的婚姻磨平了一些棱角,但她骨子里的傲氣卻不肯承認自己有錯。

她還是把自己婚姻的不幸歸結于沒有選對好男人。

所以在給明蘭挑丈夫時,她不選勛爵高貴的人家,也不找一鳴驚人的才子,反而開始傾向于家世中等,人品端方的人家。

他選擇賀弘文就是看上了他為人正直善良,而且醫官世家見慣了深宅大院婦人們的生活,也知道多少人家因為妻妾不和導致家宅不寧,所以他們都會只娶一個妻子,還能做到夫妻和睦,安穩一生。

祖母在教育明蘭的時候,心智計謀,管家理事,還有女子之間交際的技能像是插花品茶,馬球之類的,把明蘭教的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但她教明蘭這些只是想讓她用來防身,她心里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給明蘭找個能不操心,不算計,能安穩過一輩子的丈夫。

但婚姻生活是一天天過得,每天都可能有各種意外,誰又能保證一輩子過成一個樣子。

就像是賀弘文那麼好的男人,還有曹錦繡這樣甩不掉的爛情人。

所以明蘭早就看清楚了婚姻的本質是需要用心經營, 無論是高嫁還是低嫁,自己仔細算計著過日子才是王道,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男人身上,終究是靠不住。

夫妻之間若是日子過得甜美那肯定是再好不過,若是過得不如意,也無需太過介懷。

自己存點錢,閑時可以擊球垂釣,也可以游覽大好河山,沒必要為了討好一個男人把自己變成自己都討厭的后宅婦人。

明蘭對待婚姻的態度,既不會像祖母一樣眼里揉不得沙子,也不會像賀老太太那樣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擇手段。

她想靠自己的努力去用心經營婚姻,若對方是個可以相伴終生的人,那自然是再好不過,若是個不值得依靠的,她也能自己把日子過成詩。

明蘭嫁給顧廷燁后,并沒有覺得自己攀附上了貴人可以一生榮華富貴,無論是在婆家還是在娘家她一直都是謹小慎微,她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無可挑剔的大娘子。

這樣才能回報顧廷燁給自己的身份和富貴。

4,無論是依靠男人,還是算計別人,都不如提升自己

顧廷燁在遇到明蘭前也是個花花公子,京城有名的惡少,十幾歲開始院里就被繼母小秦氏塞滿了美艷的丫頭,還是勾欄瓦舍,楚館妓院的常客。

這樣的男人,閨閣女子都遠遠地避著,誰愿意找他做丈夫。

就是這樣的花心大蘿卜,自從娶了明蘭后再沒親近過其他女子,一輩子只守著明蘭一個人。

明蘭是如何做到的?難道僅僅是憑著自己的美貌?

明蘭貌美是公認的,顧廷燁喜歡明蘭也是看上了她那雙清澈的眼睛。

可明蘭終究有年老色衰的時候,顧廷燁愿意守著她一輩子,是因為她身上一直有吸引自己的地方

當別的女子只會給顧廷燁端茶倒水,做衣服的時候,明蘭可以跟顧廷燁聊天,無論是朝上的煩心事兒,還是家中的瑣碎事兒,兩個人總有說不完的話。

對于男人而言,一個懂他的女人要比十個貌美的女人更難能可貴。

聰明的女人都懂得提升自己去吸引男人,蠢笨的女人才會想著天天死纏爛打地粘著男人。

對女人而言,與其抱怨生活,抱怨男人不如好好地提升自己。

多讀書,多學習,讓自己變成閃亮的發光體,不依附男人,不取悅男人,讓愛情和婚姻成為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

這樣的人生才是最好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