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比曹錦繡還不要臉的」賀母:對付這種婆婆,媳婦得潑辣

在《知否》這部小說里,不要臉的白蓮花挺多的,畢竟,在那個年代,女人無法找工作,自己養活自己,一旦到了該結婚的年齡,就得靠男人,而白蓮花手段雖然很氣人,但是很討一些多情的男人喜歡,比如盛紘這類人。

曹錦繡、林噙霜、朱曼娘,一個賽一個會裝可憐,會博男人的同情心,今天要介紹的這位人物,跟曹錦繡有直接關系,那就是賀弘文的母親賀母。

賀弘文是醫藥世家白石潭賀家的嫡孫,祖母賀老太太與盛老太太是閨蜜,十分熟悉,賀弘文也是盛老太太為心愛的孫女盛明蘭看上的夫婿。

賀弘文,實際上就是現代人口中的經濟適用男。論能力,很強,醫術高超,可以賺很多銀子,足以養家糊口,嫁給他,可以衣食無憂,無需為生計發愁。論人品,不錯,潔身自好,身邊沒啥花花草草。論家庭情況,也很好,祖母賀老太太很能干,與盛老太太相識,不會為難盛明蘭,公公早就去世了,至于婆婆賀母體弱多病,長期臥病在床,命不久矣,也不是那種有精力折騰兒媳婦的人。

這些年看下來,賀母脾氣溫和好說話,且病弱得基本沒有行動能力,新媳婦一嫁進去立刻可以當家,賀家的大房二房條件更好,不會來打麻煩,賀弘文有豐厚的家產,還能自力更生地掙大把銀子,不花心,有擔當,會疼人,擺明了向著明蘭,等到賀老太爺致仕離京,差不多就算單過了,到時候把院門一關,小日子一過,新媳婦自己就可以做主意了。

不用看婆婆臉色,不用應付四面八方的復雜親戚,經濟獨立,生活自主,這種好事,哪里去找!且接納了這個不能生育的曹錦繡,賀母以后在明蘭面前估計都不好意思說什麼了;再說得難聽些,賀母能活的日子并不多了。

可是,曹錦繡出場了之后,盛明蘭與賀弘文的婚事也出了問題。

曹錦繡是賀弘文青梅竹馬的表妹,兩個人有情分在,這樣的妾室是盛明蘭無法容忍的,畢竟,誰能受得了自己在一旁相夫教子、操持家務、辛辛苦苦為家庭付出的時候,自己的丈夫跟青梅竹馬在一旁回想之前,風花雪月,把自己當作點綴?

可是,曹錦繡失去了生育能力,難以嫁人,賀弘文是她唯一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她怎麼可能放手?

一邊是情投意合、貌美賢惠、很有可能成為自己老婆的盛明蘭,一邊是青梅竹馬小表妹,賀弘文優柔寡斷,下不了決心。

曹錦繡很不要臉,是一朵白蓮花,可是,相比于她,我更討厭賀母,她比曹錦繡還不要臉的,是一個骨灰級的白蓮花。

01.她通過示弱的方式,把盛明蘭架在火上烤,從頭到尾,她只考慮自己和娘家,根本不考慮兒子和盛明蘭的感受;

曹錦繡出場了之后,很快引起了盛明蘭的警惕,盛明蘭明確告訴賀弘文,絕對不會接納曹錦繡做妾,不希望曹錦繡繼續出現在她跟賀弘文的面前。

「弘文哥哥,不是我逼你,你且好好想想,你若真與曹姑娘有情,我決不怨你,這些年來,賀老夫人與我家助益頗多,你也待我很好,兩家的交情也會依舊;統我只有一句話,若有我,便不能有曹姑娘,偏房,妾室,丫鬟,統統不行!成婚之后,表妹最好見都不要見表哥了,有事與我說好了,免得瓜田李下!」

盛明蘭態度很堅決,盛老太太也不松口,而賀弘文也很喜歡盛明蘭,加上盛明蘭雖然是庶出,但是品貌出眾,父兄給力,娶了對賀家有很大的好處。

于是,看似體弱多病實際上心機深的賀母出馬了,為了讓兒子順利結婚,又能讓外甥女曹錦繡進入賀家,她喊來了盛明蘭,只要盛明蘭松口了,事情就搞定了。

賀母惴惴不安,生怕丟了一門好親事,誤了兒子的終身;婆婆那里不肯松口,自家姐姐又終日哭哭啼啼地沒完,她本不是個能決斷的人,這幾日被折騰得筋疲力盡,想來想去,還是先找明蘭說說。

無論是賀母,還是曹錦繡母女倆,都一副可憐樣,跟盛明蘭苦苦哀求,好像盛明蘭再不答應她們,就是心狠,沒有同情心。

賀母直接找盛明蘭,求她松口接納曹錦繡,這招有多毒辣?盛明蘭若是不答應,就是忤逆長輩,會得罪了自己的準婆婆,落下了善妒的名聲,她若是嫁入賀家,會有好果子吃嗎?

盛明蘭若是不想忤逆長輩,不想得罪婆婆,那麼,她就得松口答應,如他們所愿,讓曹錦繡進門。

她想幫助娘家人,搞定不了自己的兒子和婆婆,就欺負起了尚未過門的盛明蘭,真的是太過分了。

好在,盛明蘭也不是誰都可以欺負的,拿妾室說事,懟了回去,讓她們不得不暴露了真面目。

02.對付不要臉的人,媳婦得潑辣。

在顧廷燁的設計下,賀弘文沒能娶到盛明蘭。賀老太太也意識到了有賀母這樣偏袒娘家到了不顧親生兒子利益的媳婦在,賀家很有可能成為曹家的搖錢樹,孫子賀弘文的利益會遭到嚴重損害。

賀老太太好歹是經歷過妻妾廝殺的人,下得了狠手,自然也不會任由媳婦胡作非為,她立馬反擊了兒媳婦和曹錦繡母女。

首先,她分開了曹錦繡和賀母,曹錦繡和賀母兩個人必須有一個人陪她回到白石潭老家,別想住在一起。沒了賀母在曹錦繡身邊,曹錦繡想要胡作非為,根本使不上勁。

其次,賀老太太給賀弘文選了一個武官的女兒作為媳婦,賀奶奶為人潑辣,能罵人,能打人,能管家,把曹錦繡壓制得死死的。

賀奶奶這時才明白賀老夫人為何要聘自己做孫媳婦,面對這樣死皮賴臉的表妹兼貴妾,這樣牛皮糖一般見天來打秋風的曹家,這樣不著調不靠譜的婆母——若是那種端著身段,或斯文或怯弱或端莊的小姐進門,怕家中不但雞飛狗跳,夫妻也早鬧翻了。

也只有自家這樣,既門第過得去,岳家能給女婿一定的依仗,自己又性子粗糙強悍,前頭收拾完妾侍,后頭擠兌好婆母,轉身還能跟丈夫作出恩愛夫妻的模樣。

最后,賀老太太作為賀家的第一把手,全心全意支持孫媳婦收拾曹錦繡,有婆婆壓制著,賀母壓根奈何不了自己的兒媳婦,只能看著曹錦繡被打被罵。

有睿智的祖母在,賀弘文雖然沒娶到盛明蘭,但是結局也不錯,與賀奶奶生了一兒一女,婚后的日子過得平靜幸福。至于曹錦繡,余生只能在主母的打罵下度過了。

遇上臭不要臉的人,你越是講禮貌,越是忍讓,對方越是得寸進尺。你若是潑辣一點,敢于直接懟回去,讓他們碰一個硬釘子,嘗嘗苦頭,他們趨利避害,才不敢繼續招惹你。

今日話題:你對賀母有什麼樣的看法?歡迎在評論區分享你的觀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