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柳氏嫁盛家庶子卻成當家兒媳 她才是真正禁錮林小娘之人

今天我們來說說長楓的妻子柳氏,這位在劇中出場少得可憐的女子,論手段比公認的王者級兒媳婦海氏也是不遑多讓。她督促長楓上進,融洽家族關系,成功永遠封印林小娘在農莊。長得「國泰民安」卻能攏住夫君,雖然嫁給庶子,卻成為當家的兒媳。盛家能兄弟齊心、林小娘不能再出來作妖,這位被「撿漏」回來的兒媳有極大關系。

周所周知,我們的盛老爹無論是娶媳還是嫁女,拿出的可都是往祖墳上刨的架勢,人品能力、家庭情況能查的都盡要查訪明白。除了墨蘭這種自己另謀出路的,其余的子女無不美滿的。這位柳氏出身書香世家,代代簪纓是綿延一兩百年的世家望族。父親柳銘柳大人與盛竑是同窗、同科、同年,然后變成同僚,可謂是彼此見證成長的至交好友。

想當初這柳氏本是許了蔣閣老家的孫子,可沒想這位蔣小公子孝期還沒過,卻與通房丫頭珠胎暗結了,這般有傷臉面的事,蔣家竟然也無有說法。如此做派,柳家不愿再將女兒嫁過去,可又礙著與蔣家的情面無法對外說明緣由,只能自吃啞巴虧認下退親的名聲,一來二去這嫡女柳氏的親事便不好說了。

機會主義者我們的盛老爹知道內情后,急忙向好友柳大人推薦自己的兒子長楓,表示十分愿意結親。柳大人一考慮這盛家雖才累官兩代,長楓還是庶子,倒也是書香門第,家中又多才俊,自己家也無有其他更好的挑揀,也就順勢答應下來。

柳氏的婚事便在一番坎坷后終于塵埃落定,盛家又收獲一枚名門淑女做兒媳。可實話實說這盛家也并非洞天福地,盛竑和老太太固然是高瞻遠矚的大家長,可這顏控的夫君、莊子里的禍胎一樣的林小娘、短視自私的親小姑墨蘭,還有長楓的功名、那屋子里的鶯鶯燕燕,都不是善了之事。可這柳氏不僅一件件應付過來,而且還在后來成了盛府真正意義上的掌家兒媳,而且就算這樣也依舊能擋住不讓林小娘回來,她是怎麼做到的那?聽小編一一道來:

就這樣知書達理、持家端正的柳氏在盛府一片歡聲笑語里嫁了進來,可有一人卻不太滿意,那就是這新郎官,我們的盛家二少爺盛長楓。這長楓是個顏控,自小房里就是一堆的可兒媚兒的,這柳氏的姿容用明蘭的話說就是「長得一派國泰民安的」。長楓是一百個不樂意,成親第五日長楓就去了通房的屋子。

柳氏這邊那,不哭不鬧不說還到夫君就是個這樣的,一派輕蔑鄙視加云淡風輕。回頭家中吃飯時也只一言半句說給盛竑聽,這盛竑就對長楓開啟了每天按飯點的數落。老太太這邊咬定了長子必須嫡出這一條,一連發落了長楓的四個通房。

長楓一時間孤立無援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了,這時柳氏便像天神姐姐降臨一般,一番推心置腹的體貼話語,說得長楓痛哭流涕,深覺終遇此生知己,兩人從此交心過的蜜里調油一般。柳氏這一招釜底抽薪加雪中送炭不可謂不高明,不僅成功地讓長楓收心也讓他真正地接受了自己。

她看透了長楓雖然有些紈绔子弟的做派,可本質并不壞是個耳根子軟,又心里沒主意的人,需要的正是柳氏這種內心強大,又善解人意,能為他排憂解難的知心姐姐性的妻子。柳氏的出現無疑彌補了他性格上的缺陷,徹底扭轉了他在盛家尷尬的處境。

攏住丈夫的心這是第一場硬仗,第二場便是隔絕禍源-莊子里的林小娘。原著中的林小娘犯錯后并沒有被打死,而是被送到莊子上每天豬油拌飯,吃成了一個大肥婆,生生損了引以為傲的美貌,所以她想回盛家的指望就全在長楓身上了。

柳氏過門后按禮數也去探望過作為長楓生母的林小娘,時常走動盡一下孝心。林小娘每每總是拿出正經婆婆的款,對柳氏是耳提面命,要夫妻二人必須想盡辦法讓自己盡快回盛家。這時候盛家對林小娘的去留早有定論了,不過長楓礙于親情沒有直接和林小娘攤牌。

這里簡單說一下,墨蘭和長楓為了接回林小娘其實也是做了不少事的,長楓長子出生后有感為人父母不易,向盛竑哭訴想要接回林小娘希望能向母盡孝。盛竑一時也動了想要接回林小娘的心思,畢竟恩愛一場兒女都已成婚。正巧這時長柏回京述職,一番推心置腹的話點醒了長楓:

你看看家中姊妹,除了四妹,哪個不是夫妻美滿、兒女繞膝?若非林姨娘,四妹的姻緣焉會如此?你也是做爹的人了,倘若將來有個侍妾,也仗著你的寵愛,庶子出息,照樣為非作歹一番——反正只需幾年,又能殺回來——你當盛家門楣經得起幾遍糟蹋。咱們身為男兒,成人前靠出身,成人后靠本事。將來你還要獨自撐起一個家,若沒個定算,只由著心中情意擺布行事,如何能成大事?我們雖非同母所生,可到底是骨肉至親,難道我不盼著你們兩個好?縱不指著你們光耀門楣,但至少要能立身立世。男子漢大丈夫,是非在前,情分在后,不是讓你無情無義,而是得把情分籠在章程里。

自此再不聞長楓提起接回林小娘的事情,其實小編覺得長柏說的是男兒家的道理,后來柳氏看望林小娘的一番話,才是真真的殺人誅心、一針見血的點明要害,她說:

林姨娘,時至今日,你還不明白你當年是因為什麼才被逐出府的麼?相公這人,骨里和公爹其實是一種人,他們最看重的,既非賢妻,也非寵妾,而是他們自己。公爹一心想要光耀門第,你礙著他的了,自然得讓開;相公呢,他喜歡吟風弄月,無憂無慮地過日子。」

退一步說日后盛家分家,長楓會為了林小娘罪難為柳氏得柳家嗎?他的子女會為了是會站在沒見過面的祖母一邊?又或者長楓會愿意家宅不寧,然后在自己一幫清貴朋友面前丟這個人?答案都是絕對不會,柳氏的多年的辛苦經營,都讓林小娘再無空子可鉆。

盛家的崛起與這些功名在身的盛家兒郎有關,也與那些婚姻美滿的女兒有關,也離不開這些持家有道賢妻。故而一個家族要興盛與每一個人的努力都息息相關,需要方方面面齊在線,規規條條皆明了,絕容不得如林姨娘這般不顧家族利益名聲的人存在。

柳氏身為庶子兒媳,兄嫂外放,主母居于老家時成為盛家當家兒媳,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