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為什麼只有敬妃和欣貴人能躺贏到最后?

《甄嬛傳》大結局時有一幕讓我覺得非常有意思:

作為贏到最后的勝利者,甄嬛和敬妃、欣貴人坐在一起「云淡風輕」般的閑聊,這時小允子進來稟報說「景仁宮娘娘歿了」。

欣貴人對此的反應是:「這大好的日子,真是晦氣!」這話顯然是在拍老板甄嬛的馬屁,要知道「這大好的日子」指的不就是甄嬛團隊成功上位的好日子嘛。

敬妃的反應則是像安慰勸解甄嬛:「也沒必要太在意某個人、某件事……」

從這兩位的反應足以看出,她倆已經成為太后甄嬛的左膀右臂,后宮的新一代利益集團已經形成。

然而,與這兩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昔日那個煞費苦心、用盡心機的皇后宜修竟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相比皇后以及那些工于心計的后宮女人,比如曹琴默、安陵容等等,反而是敬妃和欣貴人這種看起來不上進的人跟著甄嬛躺贏到了最后。

如果細細對比后宮這些女人,就會發現,欣貴人和敬妃這種人身上的躺贏質量其實本身就是一種優秀的才能。

之前寫曹琴默的時候,我就分析過,性格是決定一個人成敗的最根源性因素。

對于性格這一點,我要拿華妃和欣貴人做個對比。

甄嬛和皇帝在熱戀期,那夜暴雨皇帝從華妃這里前往去陪害怕打雷的甄嬛,華妃的反應非常爆裂:

她的情緒先是悲傷,不能接受,哭著說皇帝從來沒有這樣過。

緊接著,她開始狂怒,完全失控,對甄嬛心生怨恨,起了殺心:「殺了她!」

無獨有偶,欣貴人也有過類似的遭遇。

祺嬪作妖裝夢魘把皇帝從欣貴人這里搶走,欣貴人的丫頭都看不下去,怒其不爭:「小主怎麼不攔著呀?皇上這一走肯定不回來,小半年皇上才來咱們這兒一回,回回都趕上祺嬪發夢魘。」

相比華妃的爆裂情緒,欣貴人的情緒反應相對平靜很多,她滿臉失落和無奈:「就知道攔不住,以前又不是沒攔過,不都還是去了嗎?」

面對爭奪,面對不爽的事情,欣貴人和華妃這種不同的情緒反應體現的是最本質的性格特質:相比華妃,欣貴人的精神不受力。

如果粗略地從兩個緯度來衡量這種精神受力情況,那就是:對外在敏感程度的高低、內在的穩定程度高低。

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給后宮的女人們的性格做個劃分:

第一類:對外在的敏程度高、內在的穩定程度低

這一類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安陵容和華妃。

她們就是容易受外界影響、內心很脆弱,完全是以自我為中心,以自我的好惡和利益為原點,內在穩定性很差,情緒失控是常態,而且沒有情緒發泄的出口。昨天的文章里已經詳細分析過安陵容的這種脆弱性,這里就不再贅述。

第二類:對外在的敏感程度高、內在的穩定程度高

這一類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甄嬛和端妃。

私以為這一類人的性格特質就是成為強者的基礎,因為內在決定外在,她們有一個非常穩定的內核,所以對外在的高敏感就成了一種助力,會察言觀色、判斷形勢、分析局面利弊。

相比安陵容和華妃這類對外在的敏感是基于對比和嫉妒,甄嬛和端妃這類人對外在的敏感是基于洞察和分析。

過去這麼多年在職場的經歷,我也發現一個規律:那些在職場上風生水起的人,基本上都是這類人,有個穩定的內在,但對外在有保持著敏感的洞察,所以能及時地自我調整、不怎麼內耗,把時間和精力都盡量用在自我提升上。

第三類:對外在的敏感程度低、內在的穩定程度高

這一類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敬妃和欣貴人。

這類人都有一個非常穩定的內核,就拿欣貴人來說,知道自己能力的邊界,不爭強不好勝,沒有方向的時候,就選擇躺平不作為,別人光彩絢爛她也不羨慕。

敬妃走的路線就更明確了,她自知爭搶不過別人,于是為了保命就徹底不爭不搶。

而這類人對外在的敏感度低主要表現在松弛、不緊繃、不掙扎。

相比華妃和安陵容那類人, 其實松弛一點也挺好的,生活并不會因為誰心弦緊繃而事事順遂。

更重要的是,在名利場上,欣貴人和敬妃這類人因為對外在不敏感,也就不會激起旁人的對抗感,從而就省掉了許多無謂的紛爭。

所以這類人很容易躺贏,因為內在穩定,具備抓住機遇的能力,對外在不敏感,不會盲目陷入一些無所謂的紛爭,就能避免了很多不幸和災禍。

說白了,就是自己不折騰自己。

這麼對比下來,能成為第二類甄嬛和端妃那類強者固然好,但如果做不到,退而求其次,向敬妃和欣貴人這類修煉一下自己的內在穩定也是很好的。

就如周國平所說:

「你的身體盡可能在世界上奔波,你的心情盡可以在紅塵中起伏,關鍵在于你的精神一定要有一個寧靜的核心。有了這個核心你就能成為你奔波的身體和起伏的心情的主人。」

縱然后宮名利場風起云涌,但是焦慮、擔憂、崩潰等情緒失控也是無濟于事,比如安陵容、皇后等,都是越折騰越慘淡。

看清這一點,才是培養一個穩定內核的前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