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紘與林小娘就是暗中苟且在一起的,為何不能接受墨蘭私會梁晗?

盛紘在王大娘子的帶領下親自抓到與梁晗私會的墨蘭後又驚又怒,先是驚得在玉清觀大叫起來,回盛家之後仍舊覺得不夠解氣,瞧著裝暈的林小娘都覺得煩躁,還揚言要打死墨蘭。當晚,盛紘到林棲閣質問林小娘的時候,林小娘試圖用自己和盛紘愛情來做比較,被盛紘嚴厲地怒駡給打斷,林小娘無計可施便露出了真面目。

雖然林小娘威脅盛紘說的話很難聽,但是她說的全是實話,盛紘當年和林小娘在一起的時候長柏都已經出生了,知道王大娘子和盛老太太不會同意,就與林小娘地下情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林小娘懷上長楓再瞞不住,盛紘才對妻子和嫡母攤牌要納林小娘為妾。既然他自己就是與林小娘暗中苟且在一起的,為什麼卻不能接受墨蘭私會梁晗的舉動呢?

這說明盛紘一直都在明知故犯,並且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他要是個正人君子的話,完全可以按照規矩說服王大娘子和盛老太太讓他納了林小娘再行事,但他為了圖一時快樂才接受林小娘的勾引與其無媒苟合暗度陳倉,要不是林小娘的肚子爭氣懷上了孩子,你猜他會不會眼睜睜看著林小娘再嫁他人?

都說男人最了解男人,盛紘起初對林小娘是個什麼心思,他就能想到梁晗對墨蘭是抱著什麼態度,墨蘭可是盛紘從小疼到大的女兒啊,他怎麼能捨得最疼愛的女兒被豬這樣拱呢?盛紘在對此事生氣之余,藏著的是對墨蘭的心疼啊,否則也不會只是把墨蘭罰去跪祠堂,還口口聲聲說是林小娘糟踐了閨女。

墨蘭本來還有機會挽回老父親的心,只要她能承認錯誤向盛紘哭訴自己後悔萬分,可這對母女真是以為勝券在握了,居然一反常態都選擇了威脅的手段來逼盛家就范。盛紘一聽墨蘭未婚先孕還沾沾自喜,心裡對這個女兒最後一點疼愛也消散了,等到墨蘭反應過來再裝可憐的時候,盛紘已經對她的眼淚免疫了,只想著把這個禍害送走從此就當沒生過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