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賀弘文祖孫醫術了得,怎麼會讓賀母纏綿病榻許多年?

賀家祖孫是在華蘭因為生不出嫡子被婆家欺負的時候登場的,盛老太太請他們到盛家做客除了想給明蘭與賀弘文牽線之外,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讓賀老太太幫華蘭調理身體,讓她盡快養好身子再懷一胎并保證一舉得男,華蘭經過此次秘密問診之后果然就懷上了孩子,十個月后成功生下嫡子實哥兒,由此可見,賀老太太的醫術的確十分精湛。

明蘭陪著盛老太太回宥陽老家的時候,賀弘文也展現了一次職業水平,當時明蘭與品蘭為了淑蘭能夠順利和離,特地跑去千金閣要買花娘的籍契,那老鴇不想惹麻煩本不愿把花娘的籍契交出來,是賀弘文指出老鴇頭疼的癥狀并給出了緩解的藥方,這才讓明蘭及時拿到花娘的身契,這樣看來,賀弘文的醫術也十分精湛了。

不過也是,古代能在太醫院工作的御醫自然都有兩把刷子,賀弘文年紀輕輕就能當上太醫技術方面必須過硬,只是賀弘文祖孫都是醫術了得的人,怎麼會讓賀母纏綿病榻許多年?是賀母真的病入膏肓,還是他們沒有用心醫治,甚至是故意讓賀母處于半死不活的狀態的呢?

以賀弘文中央空調一般的性格來看,他多半做不多對自己的親生母親存有如此狠心,不過這麼多年他都是跟著賀老太太長大的,對賀母的感情估計也沒有對祖母那般深厚,再加上懂事以后長年累月的出遠門學醫采藥,賀弘文與賀母就只剩下血緣上的情分,見面時不疏遠,離開時也不掛念,自然也用不著對賀母的身體做手腳。

但賀家老太太可不是好相與的,年輕時候就是個人物,她從不煩惱妾室通房以及庶子庶女的問題,因為這些人在得寵一段時間后都無聲無息地消失了,如今還在世上的全是她親生的嫡子嫡女,用房媽媽的話來說就是「臉上跟彌勒佛一般,下手卻利索干凈」,盛老太太早年都有些看不慣她的做法。

對了,賀弘文的醫術也是賀老太太教的,賀老太太也曾想讓孫子通過科舉的渠道走上仕途,但她在發覺賀弘文不適合這條路后,果斷把孫子往醫學方面引導,毫不心疼地讓賀弘文下苦功夫磨練醫術,這才給孫子另外開辟了一條安身立命的道路,賀弘文每每提及祖母的醫術都要豎起大拇指,然后惋惜賀老太太是閨閣女子,不能出去打拼事業。

這樣一個心夠狠醫術好的賀老太太,完全有能力決定賀母身體的好壞,關鍵在于賀母是否識相聽婆婆的話,當年曹家剛獲罪的時候,賀母就悄悄給了曹家一筆不菲的銀兩,用來置地估計能買上百畝田地,這筆銀錢可不是來自賀母的陪嫁,而是出自賀弘文這一房分家時得到的產業,賀弘文的父親去世之后便交由賀母保管。

賀老太太自然清楚兒媳婦這筆銀錢的來源,但考慮到賀母年紀輕輕就為兒子守寡,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過去了,倒也沒有動什麼手腳,但是曹家在賀弘文與明蘭議親的時候跑出來鬧事,賀母卻幫著娘家姐姐的夫家來坑害賀弘文的婚姻,這才是賀家老太太不能忍的,原著里他們還打算讓二嫁的曹錦繡假扮姑娘給賀弘文做正妻呢!

講真的,賀老太太并不在乎賀弘文納妾,納曹錦繡為妾也沒有關系,但賀母居然想給賀弘文娶個嫁過人且不能生育的女子做原配正室,賀老太太便真的動了殺心。她先是一言不發讓曹錦繡進門做了妾室,然后火速把賀弘文支出去采藥,接著便把賀母獨自一人留在京城,賀老太太則帶著曹錦繡回去白石潭老家「照料」了。

賀弘文終于要成親的時候,賀母已經蹦跶不動了,但賀老太太還是給出一個選項,要求賀母與曹錦繡之間必須有一個陪自己住在白石潭老家,賀母這次依然果斷選擇了犧牲自己,晚年沒有兒孫承歡膝下,就戰戰兢兢與婆婆生活在一起,這個時候估計賀老太太更不會動她了,要是有法子還想多拖她幾年,讓賀母多受幾年折磨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