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素素與夜華的須臾數年,不過是一場天劫罷了

受盡苦難的是素素,與夜華相愛的是素素,可惜他們之間,這須臾數年,不過是一場天劫罷了。

那是三界戰神,墨淵上神,以性命寵愛的小徒兒十七,是青丘狐帝白止最疼愛的幺女白淺,是跟在,開天辟地第一只鳳凰,折顏上神身邊長大的青丘女君。

只因化為了凡人素素,又與夜華相遇,被帶上了九重天,被嫌棄被誣陷被剜眼。

夜華與素素相愛一場,卻終究只令她遍體鱗傷,心如死灰,被逼得跳下誅仙臺。

若那不是一場天劫,素素凡人之身,哪里能承受得起呢?

這場天劫過后,世間再無凄慘無助的素素,只有那個威武霸氣,晉升為上神的女君白淺。

哪怕夜華為了素素,空置后宮,刺傷素錦,結魄三百年,看似這般深情,卻還是令人忍不住想要質問一句:早干什麼去了?

素素要的,從來都不是,他自以為是的,以性命相護,也不是他以,為你好的借口,用冷漠和隱忍進行的偽裝。

她想要的,從來都不多,只要他明明白白的告訴她,他相信她,便足夠了。

當她在面對,九重天眾神的質疑問難的時候,在素錦明目張膽的,栽贓嫁禍于她的時候,她只想要他能夠站在自己的身邊,告訴眾人,他相信她。

她只想要他能夠,陪在她的身邊,與她一起面對,而不是默默的,以傷害她的方式,來保護她的性命,來解決問題。

也許那一刻,素素終于明白,夜華從未了解過自己,也沒有那麼愛自己。

因為他不明白,要素素屈辱的活著,還不如死了,所以在跳下誅仙臺的那一刻,她才會對他說,我放過你,你也放過我,如此便好。

九重天眾神對待素素的態度,素錦對待素素是否敢如此明顯的欺凌,都是源于夜華的態度。

可夜華卻固執的,以自己的方式來對待素素,從未問過她,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比起桑籍為了卑微的小巴蛇少辛,不惜卸下天族皇子的身份,比起后來的夜華,給了白淺獨一無二的偏愛,素素得到的愛,實在是太少了。

素素與白淺,從來都是兩個人。

白淺自出生之日起,便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不但生來便是仙身,不用修行便是神女,并且,她還是青丘狐帝唯一的女兒,青丘之國的帝姬。

青丘九尾狐族在三界之中,地位超然,是遠古神祗的后代,洪荒時代,創世之神,父神平定四海,搞定八荒,創造世間萬物。

之后,他留下兩個親生兒子,戰神墨淵與一朵金蓮,一個養子,開天辟地的第一只鳳凰折顏,以及一個徒弟,后來的天地共主東華帝君,便身歸混沌了。

千萬年的時間轉瞬即逝,三界之中滄海桑田,遠古眾神大多應劫離世。

而上古神族的血脈,也就只剩下天族的龍族,十里桃林的鳳族,以及青丘的九尾狐族了。

青丘的狐帝白止,早年間曾與天帝共主東華帝君一起打仗,又與老鳳凰折顏做過情敵,搶過媳婦,最后還贏了。

四海八荒之中,青丘的地盤就占了其中的五荒,狐帝有五個孩子,四兒一女,都得繼承山頭,一人執掌一荒做君主的。

雖然四海八荒的統治者是天族,可天族卻十分忌憚青丘,不然也不會三番兩次,想方設法與青丘聯姻。

而白淺,在白鳳九出生以前,她都是年紀最小的,既是掌上明珠,又是心肝寶貝,青丘又是出了名的護短,而且這一家子都是上神階品,哪有人敢惹。

所以,哪怕白淺日日出去惹是生非,外人也不敢置喙,反正闖禍,也有四個哥哥給兜底,大不了被最嚴厲的二哥給打一頓罷了。

家世顯赫也就算了,偏偏九尾狐族還個個生得容貌俊美至極,尤其是白真和白淺,簡直就是顏值的天花板。

在白家若有搞一個容貌排行,穩居榜首的,當屬白真,可惜他是男子,所以同樣絕色的白淺,后來者居上,便坐擁了,這四海八荒第一絕色的稱號。

那份傾世容顏,比之其母,曾經令狐帝與老鳳凰都為之傾倒的狐后,完美趕超。

白淺一襲白衣,仙姿玉色,空靈俊秀,那一雙媚眼,晶瑩剔透,宛如碧色的秋水,清澈,深邃,倒映著又長又翹的睫毛。

那雙眼眸極其傳神,又格外明亮,而秋波流轉之中,帶著幾分薄情,幾分淡漠,幾分率真,幾分溫柔,幾分良善,恰到好處,渾然天成,美得令人窒息。

白淺自幼便穿梭于青丘與十里桃林之間,與其兄白真,整日纏著折顏上神討酒喝。

奈何,這樣嬌俏又美麗的女娃娃,就算頑皮了些,狐帝與狐后又怎麼舍得加以干預。

只是白淺五萬歲了,但對于修煉,卻十分懈怠,狐帝擔心,女兒已經被寵的太過天真任性了,若身上還沒點真本事,以后嫁人了,不等著受委屈嘛。

于是,他便拜托折顏,將白淺送上崑崙虛學藝,這眾生萬物,無論是什麼身份地位,都是爹娘給的,不作數,自己有一身真本事傍身,那才是硬道理。

就這樣,白淺便不情不愿的跟著折顏去了崑崙虛,上山那日,昔日戰神墨淵上神正巧,新煉得了一件法器,玉清崑崙扇。

法器有靈,會自動尋主,卻沒想到,崑崙虛眾多弟子,它都沒看上,唯獨看上了被折顏變做男生的白淺。

果然,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擁有一張好看的臉,就是會擁有格外多的機緣呢。

墨淵上神何許人也,父神嫡子,遠古神祗,三界無人能敵的戰神,怎麼會看不出白淺的女兒之身,奈何玉清崑崙扇已擇她為主,他便只能將其收為徒弟。

白淺原本忿忿不平,在家中就是最小的,怎麼來拜師,還是最小的,但那人家的手短,收了人家的禮物,自然要聽從安排。

于是,白淺便成為了,崑崙虛墨淵上神座下,第十七名弟子司音,也是墨淵上神最鐘愛的小徒弟。

不愧是白淺,到哪里都是團寵,在家里,有父母和四個哥哥寵著,到了崑崙虛,又有師傅和十六個師兄慣著。

所以在崑崙虛學藝的日子,白淺過得很是歡樂,可是,從小被放養長大,懶惰嬌氣,已經刻在了骨子里,偏偏這修煉之事最是公平,想要晉升,就得歷劫。

白淺怕疼,墨淵也對她很是寵愛,所以在崑崙虛修煉了兩萬年,懶懶散散的,戀愛都談了,雖然沒結果吧,但這上仙愣是沒飛升上去。

墨淵實在看不下去了,硬生生的,替白淺擋了三道天雷,令她稀里糊涂就成上仙了。

人人都羨慕白淺,命實在是好,生來就是仙胎,家族地位又這麼高,就連飛升上仙都不用自己親自歷劫。

可是宿命早就計算好了,哪有什麼便宜可占,欠了的,都得給補回去。

翼族君主擎蒼,率軍大舉進犯,還利用白淺的親戚玄女,盜取墨淵上神的布防圖,逼得墨淵不得不以元神生祭東皇鐘,魂飛魄散。

白淺見師傅逝世,傷心欲絕,渾身殺氣,差點將翼族悉數屠戮,后來,她灌醉了眾師兄,帶走了墨淵的遺體,回到青丘。

整整七萬年,已繼任女帝的白淺,日日以九尾狐族的心頭血,滋養墨淵遺體,只因墨淵臨死之際的一句,等我。

親自剜心取血,差點要了白淺的命,幸虧狐帝狐后發現,將其救了下來。

狐帝為采摘東海瀛洲的神芝草,給白淺凈化氣澤,被四大神獸重傷,狐后為了給白淺續命,將大半修為渡給了她。

墨淵為白淺,擋了天劫,白淺為墨淵,差點丟了命,所以無論是恩還是怨,早就被安排好了,只要欠下了,就是得還,神女也一樣。

七萬年后,擎蒼即將破除封印,逃出東皇鐘,為禍四海八荒,崑崙虛的弟子里,唯有白淺,修習了封印東皇鐘的方法。

于是,她抱著必死的決心,拼盡全力,再度將擎蒼封印,可擎蒼為了報復她,封印了她一身的法力,和全部的記憶,又斂去了她的傾城容貌,令她成為了凡人。

當白淺在東荒俊疾山醒來之后,已經忘卻前塵往事,也沒有了周身的法力,她不知道自己從何處來,也不知道該往何處去。

在山林之中,她尋得一間茅屋,便住了下來,林中時常有鳥獸因受傷而掉落在地。

她便將受傷的小動物撿回,因不懂醫術,也只能胡亂醫治,之后,再將這些小動物養在身邊。

一切源于擎蒼,魔君被困,卻不忘做媒人。

白淺為凡人之時,為她取名為素素之人,便是夜華,他們之間的相遇,是場意外,卻也是命中注定。

夜華是九重天天君長子央錯殿下,與樂胥娘娘之子,亦是墨淵上神的同胞兄弟。

為投胎成人之時,他是被墨淵養在崑崙虛的一朵金蓮,由白淺照顧,與白淺日夜相對,在白淺不知道的時候,他早已對她生了情。

墨淵離世,金蓮投胎于樂胥娘娘腹中,雖然忘卻前塵,但是內心深處,依然記得,有一個重要的姑娘,要去尋找。

所以,夜華遇到素素是場意外,可白淺卻是他的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人。

夜華是天族中,千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折騰了樂胥娘娘整整七日,才從娘胎里出來。

一降生,便有七十二只彩鳥為其慶祝,就如同當日墨淵降生之時的景象,別無二致。

天君見狀,知此子必非一般仙胎,便將剛出生的夜華立為太子,作為天族的儲君,還親自帶到身邊撫養。

果然,夜華當真是四海八荒的第一人,十分爭氣,年僅兩萬歲,便扛過雷劫,飛升上仙。

這年歲飛升上仙,可比昔日墨淵上神飛升,早了五千歲,比曾經被當做儲君培養的桑籍,早了整整一萬歲。

當時,擎蒼的坐騎金猊獸,逃離翼族,跑到東荒俊疾山,為禍中榮國,夜華下凡捉拿金猊獸。

夜華雖打敗了金猊獸,卻也受了點小傷,又急于回宮復命,便元神出竅,返回九重天,而肉身則化為原形,成為一條小黑龍。

白淺意外遇到這條,一動不動的小黑龍,誤以為是一條受了傷的小蛇,便將它救了回去。

她很喜歡這條小蛇,日夜陪伴著它,悉心為它療傷,還與它同塌而眠。

奈何因為白淺不會醫術,采摘的草藥又不對癥,所以,三個多月過去了,小黑蛇的傷口絲毫不見好。

后來,夜華元神歸來,與白淺相處之下,漸漸動了情,所以,在白淺被污蔑為妖女之時,挺身而出,化為碩大的黑龍,將白淺護下。

再次出現,夜華以人形與白淺相識,還特意用了向叔叔取經得來的苦肉計。

他得知她沒有名字,又見她總是一身素衣,便為其取名為素素。

相處久了之后,素素也對夜華生了情意,所以當夜華說想要報恩的時候,素素才會說,你不如以身相許。

他們一起拜了東荒大澤,結為夫妻,素素想為夜華做烤雞,卻意外燒了茅草屋,為了滅火,夜華用了法術,素素誤以為自己嫁給了妖怪。

但是即便如此,素素也對夜華說,即便他是妖,她也要永遠和他在一起,這樸實無華的情話,直接感動了愛情小白夜華。

夜華不是凡夫俗子,無法日日與素素相守,總是要離開她,回到天上處理事務,所以成為夜華妻子的素素,總是在等待夜華。

后來,素素懷孕了,夜華很開心,卻又不得不帶兵去與鮫人作戰,只能暫時離開素素,他對她承諾,這是最后一次。

可是素素夢見了夜華有危險,沒有聽他的話,跑出了他為素素所設的仙障。

素素被天君發現,若非他懷有夜華的血脈,可能已經被天君處置了。

她以這樣的方式,來到了九重天,夜華以為,冷落她,不表現出深情,便是保護她。

卻沒想到,因他表現出來的不重視,令素素在受盡他人嘲笑之后,也狠狠的被傷了心。

孤立無援,情敵陷害,本是恩愛夫妻,可夜華,終究令素素失望了。

素錦本是族中公主,因七萬年前,與翼族的一場戰爭,素錦全族為天族盡忠,悉數死去。

作為先烈遺孤,素錦被送入九重天撫養,受封為昭仁公主,被撫養在樂胥娘娘身邊。

她比夜華大兩萬歲,從夜華出生之時起,便在他的身邊,縱然她對他無比熱情,可夜華卻從未喜歡過她。

想要嫁給夜華這件事,素錦可是想了很多年,然而等來等去,卻先是等來了他與青丘女君白淺的訂婚,又等來了夜華與凡人素素有了骨肉。

當素素入九重天后,素錦便知道,她再也不能等了,為了得到夜華,她頻頻陷害素素,夜華明知道是素錦在搞鬼,卻選擇讓素素受委屈。

素錦實在是自作多情的高手,總是有莫名其妙的自信,覺得夜華可以愛上她。

為了傷害素素,素錦是半點臉面都不要了,出言誆騙素素,告訴她,夜華之所以為她取這個名字,是因為自己。

為了誣陷素素,素錦也是狠心下了血本,犧牲了自己的一雙眼睛,污蔑素素推自己下了誅仙臺。

天君得知素錦受傷,十分生氣,想要賜死素素,夜華為了保住素素的性命,親手拿走了素素的雙眼,給了素錦。

雖然夜華對素素說,以后他就是她的眼睛,雖然夜華是為了保護素素,可這做法,也太懦弱了一些。

他自以為是的以這樣的方式保住素素的性命,卻絲毫沒有為素素著想過。

真正的愛,不應該是義無反顧的站在她的身邊,為了她,哪怕與全世界為敵,也在所不惜嗎?

憑什麼素素就要蒙受冤屈,成為素錦嫉妒心之下,權謀之中的犧牲品呢?只因她是一個軟弱可欺的凡人嗎?

夜華從來沒有想過,素素這般委屈求全的活著,會有多痛苦。

可笑的是,他身為天族太子,卻將老婆保護得遍體鱗傷,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她回到東荒俊疾山,做一個無拘無束的凡人,來得痛快。

素素在承受了這般委屈之下,受了素錦的蠱惑,以為從誅仙臺上跳下去,一切便可回歸原點,殊不知,那是素錦最惡毒的計劃。

誅仙臺是什麼地方?那是九重天之上,懲罰神仙的地方,布滿了戾氣,神仙從誅仙臺上跳下去,修為法術將在極致的痛苦中悉數被毀,凡人從誅仙臺跳下去,直接灰飛煙滅。

可素素卻傻傻的相信了素錦,她日夜想著,等生下這個孩子,我就要回去了,從哪里開始,就從哪里結束,便很好。

所以,她從還未生產之時,便以腳步,丈量出去往誅仙臺的路線。

直到生產之后,只為孩子取了個名字叫阿離,便打算去跳誅仙臺了。

會有多麼傷心絕望,才讓素素對夜華說,不要阿離,他的母親是個凡人,而且天上的神仙都不喜歡她。

會有多麼難過失望,她才會對他說,你放過我,我也放過你,我們從此兩不相欠。

夜華瘋狂趕到的時候,只抓住了素素的一片衣角,他瘋了一般追隨素素而去,也跳下了誅仙臺。

那一次,夜華差點也跟著魂飛魄散了,重傷之下,萬念俱灰,眾仙合力,才將其救回。

而跳下誅仙臺的素素,被誅仙臺的戾氣所傷,額前的朱砂痣瞬間碎裂,被封住的法力,和記憶,被斂去的容貌,全都回來了。

渾身是傷的白淺,掉落桃林,她失魂落魄,滿身是血的模樣,差點嚇壞了折顏。

白淺此時已飛升上神,原來失去記憶,成為凡人,與夜華相戀,卻飽受情傷的須臾數年,不過是經歷了一場天劫罷了。

天劫已過,三界中再無素素,歸來的只有青丘女君,白淺上神。

經歷了一場刻骨銘心的情劫,白淺心中十分悲苦,可九尾狐族向來灑脫,她不想要這段記憶,敢愛敢恨,眼中向來揉不得沙子。

既然這只是一場劫難而已,那麼這段記憶,也該跟隨過了的天劫,永遠消失。

所以白淺向折顏討了忘情酒,直接將這段記憶忘卻,沒了情傷,她還是那個高貴霸氣,被四海八荒尊稱一聲姑姑的女上神。

自此三百年,白淺過回了從前那般無拘無束的日子,而夜華除了要撫養阿離之外,日夜思念著素素。

素錦則是想方設法的嫁給夜華,為了完成這個理想,她不惜嫁給天君,施恩于天族,又在最合適的時機,找天君討要了夜華側妃的位置。

夜華不允許素錦嫁入棲梧宮,她便以素錦族至寶,結魄燈作為交換,成功嫁入棲梧宮,成為了夜華唯一的側妃。

后來,白淺與夜華重逢于東海宴會,他以白淺的小動作,認出了她就是素素,原本對這段婚約并沒有興趣的他,也因此來了興致。

本著烈女怕纏郎的原則,帶著小助攻阿離,直接搬進了青丘狐貍洞。

素錦看著著急,竟然想要以除掉素素的方式,挑釁白淺,可白淺不是任人揉搓的凡人,瞬間秒殺素錦的一切心計。

雖然在白淺面前,素錦就是個渣渣,但她賣力的挑撥離間,卻還是有點效果的,不然也不會讓白淺喝醉了酒,打破了結魄燈。

結魄燈碎了,恰好恢復了白淺,變為凡人素素時的經歷,素錦也算是作繭自縛,畢竟白淺恢復記憶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她奪回雙眼。

陷害別人,得到了一雙眼睛,用了三百年,素錦竟然就將眼睛視為自己的了。

還是白淺說得對,我的東西,你平白無故用了三百年,怎麼就成你的東西了?我怎麼就不能拿回我自己的東西了?

素錦失去雙眼,哭爹喊娘,顛倒是非,卻也因此,被夜華抖摟出來之前的惡行,直接被按上了雙魚眼睛,貶去若水河畔看守東皇鐘了。

明明素錦全族,滿門忠烈,怎麼就出了這麼一個不爭氣的公主,擎蒼眼瞅著就破鐘而出了,她倒好,跑旁邊貓起來了。

這一次懦弱,讓她連神仙都做不成了,直接被送進了凡間,轉世為人后,經歷極為凄慘。

不但生生世世遭遇情劫,還世世都喜歡殘障人,可得到了,又不珍惜,每一次輪回轉世,都是在作死。

而夜華,在苦求盛怒之下的白淺不成后,碰巧擎蒼即將破鐘而出,便跑去與擎蒼打架,犧牲了自己,挽救了四海八荒。

白淺終于原諒了夜華,還癡心等待三年,夜華醒來后,兩人雙雙對對,日日夜夜撒狗糧,連兒子,都丟給折顏和白真。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與夜華有三世姻緣的,從來都是白淺,而素素,不過是白淺與夜華的愛情之中,最大的犧牲品罷了。

本來就是夜華先動情的,素素那時候并不愛他,她也想過,若夜華一開始便告訴她,他的心里是有一個人的,那麼,她不會選擇要他以身相許。

素素沒有記憶,獨自一人生活在山林之中,她救助小動物,既是心生憐憫,也是排解寂寞。

夜華與那些被她幫助過的小動物來說,并無不同,她只是寂寞而已,可夜華卻同意娶她。

那時候,素素便說過,既然對東荒大澤立了誓,便是生生世世的夫妻,夜華生生世世都不能對不起她,不然他會離開,永不相見。

最終,素素與夜華,果然真的永不相見了,即便夜華覺得找到白淺,便是尋回了她,可素素與白淺,始終都是不同的。

離開的那日,心里要有多傷心,才會對自己的丈夫,再無任何要求,卻還要說,真好。

那個癡情錯付,于九重天之上,受盡折磨,因受了情傷,而心灰意冷的素素,的的確確,已經消失于天地之間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