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救贖文完結后》第6章

可那是從前。

如今,我怪異地看著面前的醉鬼:“你喝了多少?”

腦子都不清醒了。

給值班的保鏢打電話,讓他們把傅凌帶走。

走的時候,傅凌很不愿意。

他拽著我的衣袖問:“你為什麼不摸我?”

我問保鏢:“能把他打暈嗎?”

保鏢一臉為難。

我深吸一口氣,裝出一副溫柔的樣子,笑著對他說:

“你乖一點,跟他們去別的地方,我一會兒去找你,好不好?”

“可我想和你一起。”

他委屈巴巴地說。

“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

我板起臉,果然見他驚慌地松開我的袖子:“我不、不這樣了,我聽話,你別不理我......”

他跟著保鏢走了。

我站在原地,卻有點恍惚。

他的舉動,真的好像兒子犯了錯的樣子。

長得也像......我剛剛差點沒分清。

連忙晃了晃頭,回房間洗澡睡覺。

23

第二天,我下班的時候,傅凌正坐在客廳里,陪著孩子玩。

我懶得管,轉彎上樓,就聽見傅凌遲疑的聲音:“可以聊聊嗎?”

“聊什麼?”

“就最近的事情......我們也很久沒有坐下來聊天了,不是嗎?”

“那沒必要。”

我心不在焉地說:“他今天生日,我要去陪他,后面再說吧。”

他沒有說話。

我去了游樂園。

少年已經買好爆米花,遠遠地沖我招手。

我看著他洋溢著熱情的樣子,恍惚了下,才穩住身子走過去。

玩了一會,他遞給我一瓶冰水,小心翼翼地問:“安安姐,你不喜歡這里嗎?

“看你興致不高的感覺......要不然我們換個地方?”

“不用。”

我搖頭:“就是心情有點不好。

“上一次來游樂園,還是剛生了第二個孩子,我前夫陪我來。”

那時候,我產后焦慮,抑郁,加工作失利,狀態差到要死。

傅凌也很心疼。

他帶我來游樂園,就我們兩個,在摩天輪下抱住我,跟我說:

“安安,不要擔心那些事情,你的身后永遠都有我,我是你最堅強的港灣。”

“我永遠愛你,寶貝兒。”

......

“我前夫,你知道吧。”

我靠在旋轉木馬外面的欄桿上,喝了口礦泉水。

“就是上次拍賣會上,那個眾星攏月的傅總,送了你兩件藏品的那個。”

他若有所思地點頭:“是他對不起您,才會離婚嗎?”

“也沒有.....”

我抬頭看著他,笑了笑:

“他只是更喜歡你們年輕人,誰都喜歡新鮮的事物,人之常情。”

“包括您嗎?”

他看著我,小心翼翼地問,眸底懷著隱秘的期待。

24

我笑了笑:“我不知道。

“我一開始找你,就是想知道,我會不會被你們帶來的感覺吸引。

“現在看來,應該是沒有了。”

好多次和他相處的時候,我都覺得,不如回家陪孩子看書,或者去公司處理工作。

新鮮事物帶給我的刺激,不如循規蹈矩得到的溫暖的萬一。

“從前我覺得,是我前夫渣,是他對不起我,變心了,我們才會分開。

“這兩天才漸漸想明白,其實我和他的性格本就不匹配,當初機緣巧合硬綁在一起,如今不過是回到正軌。”

他喜歡刺激,喜歡新鮮感,激情對他來說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而我對此無所謂,甚至有些厭煩。

我們本就不合適。

25

身邊,少年在低眉順眼地聽。

我看著他,輕聲說:

“其實我今天來,也是想告訴你一件事。

“我們散了吧。

“電影,電視劇,代言......資源我都會給你,剩下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

他沒有很驚訝,只是眼眶有些發紅。

“其實我早就能感覺到,您對我不是那種惡心的態度,就像我的姐姐,一直在保護我。

他淚眼蒙眬地抬頭:“可以抱一下嗎?

“今天過后,我可能不會再見到您了。”

我大方點頭,伸手抱住了他的肩膀。

他的身體有些僵硬,很熱,呼吸聲靠在我的耳畔。

輕聲說:“謝謝您。”

少年獨自一人離開了。

我撐著欄桿,凝眸看著眼前花花綠綠的水彩,心下一片安靜。

剛開始找他,是不甘,是疑惑。

想知道傅凌追求的,這種刺激的感覺,到底哪里比我好。

如今讓他離開,是我不在乎了。

我已經逐漸放下傅凌,放下執念。

逐漸地,脫離那段感情。

26

下班回家,女兒給我看她新畫的鉛筆畫,挺著胸脯求表揚。

我忍俊不禁地摸了摸她的頭:“寶貝兒真棒!”

兒子大一點,不像女兒那麼沒心沒肺。

飯桌上,他皺眉看著我,像個小大人一樣,問:

“媽媽,你和爸爸分開了嗎?”

“有人在你面前說?”

他搖頭:“是我猜的,爸爸已經很久沒和媽媽住一起了,書上說這叫離婚。

“寶貝兒......”

我思考著語言跟他解釋:“爸爸媽媽是分開了,但我們都愛你,也愛妹妹。

“我們只是不住在一起了,你想見爸爸,還可以隨時把他叫過來,好嗎?”

他悶悶地點頭。

還是有些不愉快。

我摸了摸他的腦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想:【他們總要一點點習慣的。】

晚上,我想了想,給傅凌打了個電話。

“你有空多來陪一下孩子吧。”

他笑了,語調諷刺:

“怎麼,忙著陪你的情人,都沒空管孩子了?”

“你說什麼呢?”

我有點無語:“說話這麼沖干什麼?我們剛剛離婚,我怕孩子多想而已。

“再說了,我有情人關你什麼事,你有什麼資格管我,前夫?”

最后兩個字加重了,放緩了,字音在齒間研磨片刻才吐出來。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