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拜君石榴裙 第20章

《拜君石榴裙》第20章

十四、

祁鈺一把推開趙玉嫣,拿帕子擦了擦嘴,然后將帕子扔掉道:「臟!」

趙玉嫣跪在地上雙手死死拽住祁鈺的長袍,小臉都被哭濕了,萬分悲痛道:「祁鈺,你就是這麼想我的?你就是這麼看我的?我自始至終都只有過你一個人。」

我實在聽不下去了,紫檀將我扶起,我拍了拍手掌道:「趙玉嫣你真的好深情呀!以后南園戲臺就用你來寫癡情女子的話本。」

祁鈺詫異地看著我,我回了他一個笑容道:「陛下該感動的,您有這麼多皇子公主,玉嫣也沒和你計較呀!」我一邊說著,一邊慈愛地撫摸著我的肚子。

「趙匪君!!!」祁鈺咬牙切齒地喊了我一聲,然后將我一把抱起,我在他懷里笑得開懷,趙玉嫣的淚珠還掛在臉頰上。

我不由想起我以前看過戲里的妖妃,我此刻很有妖嬈的模樣,本宮很滿意。

楚懷瑾居然找到了趙玉嫣以前在蜀國的貼身侍女桑榆,她告訴我她恨毒了趙玉嫣,蜀國亡國,她的父母都死在了那場戰爭中,只剩下一個幼妹。

我知道顧南衣收留了她們。

我問她恨我嗎?她只是朝我行了蜀國的大禮道:「謝謝長公主守住了蜀國的尊嚴。

「想報仇嗎?報仇可是要用性命報的。」

「望長公主成全。」

夜里祁鈺抱著我說,魏國的使者來了要設宴款待,說著說著他突然問我想不想當皇后。我很快反應過來他應該是要對皇后下手了。皇后的父親是大周的丞相,他是祁鈺將所有權力攥在手里最后的阻攔。

在趙玉嫣的合歡殿里,她如同往常一般,說話說著就哭,問我難道不恨祁鈺嗎,為什麼愿意為他生孩子。

我反問她又為何愿意回到祁鈺身邊,她哭得更痛苦道:「我有什麼辦法呀?我能怎麼辦?可是姐姐你是趙匪君呀!你怎麼會愿意成為祁鈺后宮眾多妃子中的一個?」

「難道我就有辦法嗎?我懷著這個孩子,它在我肚子里開始動了!我原本以為我足夠狠心的!」我故意深情地摸著我的肚子,一副慈母做派。

趙玉嫣看我的肚子看得癡了,我甚至從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殺意。她朝我伸手,我身邊跟著祁鈺派來保護我的人,一下子就要動手。

我呵斥住他們。

吃了桑榆為我做的蜀國特有的舊時的各色點心,我好像眼前看到了當年的芙蓉城里,大家排隊買桑榆家糕點的模樣。 我大口大口地吞咽著點心,還吃了一盞茶,是芙蓉花做的。

桑榆的手微微顫抖了下,我們目光對視一眼,她不忍地看了我最后一眼。

我知道吃的東西里面下了胡太醫研制的墮胎藥,大概一個時辰就會發作。

這個孩子就要離開我了。

我起身和趙玉嫣告別,故意說得很大聲,「我現在只想要我的孩子平安降落。」

我感覺到肚子里的孩子在亂動,對不起,再見了。

我昨晚看見祁鈺躺在我的身邊,睡著了還摸著我的肚子,只覺得諷刺可笑。當時孩子似乎感受到了,也踹了下我。

那一刻,我突然很想哭,但是我終究還是忍住了,我沒資格哭,我如果哭會驚醒祁鈺,還得和他解釋原因。

我睜著眼睛看著漫漫長夜,突然覺得我大概是這世上最心狠的女人,弒父殺子,我的心大概真的是石頭做的吧。

夜里的晚宴趙玉嫣也來了,祁鈺走過去拍了拍她的手道:「讓她坐我旁邊。」我沒說話,趙玉嫣卻道:「只怕姐姐不愿意!」說著就去坐在了皇后身邊,皇后低眉淺笑,一派賢妻良母的樣子。

宮宴沒開始多久,幾個刺客就突然出現。

皇后的兒子正朝皇后跑來,卻被一把飛刀刺中。

皇后如同發瘋的雌獅朝著他跑過去,那些刺客卻朝著祁鈺這邊圍過來,眼看祁鈺就要被一劍刺中。

我知道這些刺客是祁鈺的人,萬不會真的重傷他。

于是千鈞一發之際我擋在了他前面,那劍將我的肩胛骨刺中,大片的鮮血溢出來。可是我已經感受不到痛苦了,因為墮胎藥已經發作了。

我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該走了。

腹中如刀絞。

我的眼淚大滴大滴地掉落,我不知道我為何會這麼難過。

我的心難受得揪在了一起。

祁鈺將我緊緊摟住,那些刺客見勢不妙都當場咬碎了藏在嘴里的毒藥,一個一個都死在了當下。

掀開他們的衣服卻發現有大魏人的刺身,大魏的男子崇拜蛇類,成年男子都會在胸口紋上一條黑蛇。

我已經沒有注意力給到其他了。

祁鈺抱著我整個人都在發抖,我甚至發現他好像哭了。

我看見我的裙擺上都是血,地上也好多血,祁鈺抱著我,他身上也是好多血。

胡太醫萬一是庸醫怎麼辦?這個孩子都已經快六個月了,萬一她恨我,要把我一起帶走怎麼辦?

我還不能死呀!我有些慌張地扯住祁鈺胸口的衣襟。

不過祁鈺看起來比我更害怕!他抱著我的手都在抖。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