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拜君石榴裙 第10章

《拜君石榴裙》第10章

我將那把破傘扔到楚懷瑾身上就回了宮。

今夜的事被一字不漏地傳給了祁鈺。

八、

我在皇宮里待了大半年,楚懷瑾最開始被祁鈺送到我的宮里。我越是憤怒他越是高興,后面竟然把他帶在身邊提拔。

闔宮的太監,哪個比得上當初的小狀元郎,很快他就升為執筆太監。

他臉上的那塊疤痕也用那禁藥去掉了,聽說為了去掉那塊疤,他嘴里死死地咬著帕子,待到藥效過后,那帕子上都是血。

隔著帕子都把舌頭咬破了。

上元節的家宴上,我見到了祁湛和他的王妃謝婉月。

我故意將我的脖子搓得紅紅的,然后再用絲巾欲遮不遮。風一吹,那紅色的印子一下子就露出來了,在我養得雪白的脖子上顯得格外刺眼。

祁湛的眼圈有些紅,卻什麼都不敢說,

只是極為愧疚地看著我,他仿佛在用那自以為深情的目光告訴我,他有不得已,他的苦衷到底有多大。

我覺得好玩極了,面上做出一派冷漠的模樣,看都不看他。

他更加難受,想朝我走近,卻又終究停了下來,端端正正地朝著我行禮。

「玉貴妃安!」沒錯,祁鈺這爛人給我的封號是玉貴妃。

他一聽我這麼說,頓時被氣得面紅耳赤道:「是玉嫣的玉字。」

我才不理他,他敢惡心我,我就敢給他喂屎。

我在他的皇宮里耀武揚威,我在這里吃最好的,用最好的。

和我搶紅狐褂子的舒妃被我耀武揚威道:「知道本宮的玉字是怎麼來的嗎?是皇上的名字來的,怕惹來非議才用了玉石的玉字。」

她很快諷刺我不過是個替身,我馬上回擊道:「替身,有本事你也弄個貴妃來當呀?你連替身都不如。」

反正祁鈺來合歡殿的次數都快趕上他上朝的頻率了,我借勢就宣傳了他對我愛得不可自拔。

整個皇宮里都流傳著我囂張跋扈的傳說。

祁鈺甚至也快被傳成被妖妃迷了心智的君王了。

雖然這些都是我編的,但是祁鈺為了凸顯他的高貴也不咋解釋。

他說,朕做什麼需要理由嗎?這天下都是朕的。他也就這一個優點了。祁鈺不說,本宮說呀。

本宮可長著嘴呢,巴不得多來幾個妃子和我對弈。另外,他成天將我金銀珠寶、錦衣玉食嬌養著,生怕別人不知道我受寵。

很快我就成了大周王宮里的不可說娘娘,真不經打。

我受寵的消息就這樣遍布了大周,加上小王妃謝婉月的幫助,我的親族都慢慢在大周有了一席之地。

顧南衣甚至還參加了科舉,甚至還考了個解元。

媽呀!他居然有這本事,我以為他只會賺錢,以前他家里是做蜀錦衣的,被譽為天下第一衣。我現在穿的蜀錦就是他做的。

后來被人陷害送到戰場上做奴隸,經商的怎麼弄得過當官的呢。后來他成了我的人以后,我自然是要為他報仇雪恨的。

我的人,誰有資格欺負?

顧南衣被我的魅力折服,把蜀錦的生意又做了起來,還說把銀子給我。

趙匪君怎麼能被男人養?我都還沒怎麼養他,就要了他,怎麼能再要他的錢,那不是墮落了嗎?

但是我可以和他合伙,在我的支持下,顧南衣甚至把生意做到了大周和魏國。我也真厲害了,發現了這麼個妙人。

如果沒有這場禍國之亂,我就是天底下最厲害的公主,

有錢、有權、有勢,還有美人顧南衣。

不打仗的時候,就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我何日才能再復往日輝煌?

我來宮里不到三個月就穿上了他弄的衣服。

上面用蜀繡縫制的芙蓉花,像是真的一樣,大片大片地開在我的裙擺上。 我看到衣服的第一眼就知道是他。

有心了!

而現在好不容易見到祁湛,我緩步走過去,掄圓了膀子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整個皇宮里本來都是熱熱鬧鬧的氣息,我這一耳光打得極為響亮,所有人都頓住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趙匪君報仇,能報立報。

這一巴掌把祁湛的嘴角都打破了,可惜了,要不是我被廢了武功,我一定把他的門牙都給打出來。

祁湛滿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我,我給了他一個極為痛苦的眼神。

他馬上明白了我的苦衷。

開始飆戲道:「本王送了玉貴妃這麼大一場造化,你就是這麼回報本王的嗎?」

好機會,我抬腳就要踹過去。

祁鈺卻出現得太快了,他伸手將我的腳拉住,還借勢拍了拍,想安撫一只不聽話的小貓。

太后早就死了,這個皇宮里祁鈺最大,祁鈺舍不得趙玉嫣,所以等于我最大。

「你為什麼打七王爺?」

「他剛剛看我的眼神明明就是在嘲笑我,我的國家沒了,所以你們都可以欺負我對不對,他把我關起來獻給你,他該死。」我怒吼道,滿臉都是憤怒。

祁湛的目光里都是心疼,他甚至都不敢再看我了,

只是緊緊地握著拳頭。

「這世上沒有人可以欺負你,你是朕的人。」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