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他的小野貓》第22章

我聽他這樣說,大概明白了他對那個女孩的感情,我心里并沒有不好受,只是可憐那個女孩子。

「后來呢?」我明知道后來的結局,卻也忍不住想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他這樣一個人,竟然會去為了那個女孩子輕生。

他剝了蝦,又開始剝蟹。看得出來情緒很低落。

「后來有一次,我們吵架后她再也沒有來找我求饒。」

「怎麼了?」我的心揪了起來。

「然后陳燁告訴我,劉冉死了,從海邊一直走向了遠處。」他目光望向窗外。

「……」我順著目光看過去,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我開始明白江肆月為什麼會輕生,他那個時候肯定很自責,很想不通。

「為什麼會這樣?」我不理解,為什麼會因為吵架走上那樣的道路。

「后來陳燁把我揍了一頓,說那天她來找我了,大半夜的,她出去遇上了幾個混混……她沒有再來找我,而是又回了這里,在屋子里把自己關了幾天,最后做出了那個選擇。」

說到這,我看見他眼眶有些濕潤。

信息量太大,我也整個人蒙了。

空氣突然變得安靜,我們誰也沒有再說話。

但他仍然固執地往那個碗里剝蟹。

直到剝完所有的蟹,他才取了手套,嘆了一口氣,又看向我。

「陳燁也喜歡那個女孩?」我突然意識到這一點。

「算是吧。所以我跟你說了,他接近你,不是抱著單純的目的,他恨我。從那個時候開始,他什麼都想跟我搶。」

我突然想起,陳燁第一次見我時表現得那麼熱情,后來又離奇地消失又出現,其實他根本沒有真的喜歡過我吧。

我覺得有些悲哀。

他接著說:「我回來的那天晚上,跟陳燁大吵了一架,他怪我,怨我,我表面不在意,其實心情很糟糕,我后來一個人回了學校,然后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一個人搖搖晃晃去了江邊。也許是出現了幻覺,我看到她在江里向我求救,我想都沒想就跳了下去。」

「楠楠,你可以怪我,我就是那個時候遇到你父母,他們在岸上呼叫,你爸爸跳下來想把我拉回去,我卻不管不顧往中央的位置游去,眼看拉不住,一同散步的師母也跳了下來……等我在江中央終于清醒,再回頭,你爸媽已經被江水沖走了。

!!!

這一刻,我的呼吸停止了。

往事被提起,大家的痛苦都被這樣攤開來,我心痛到不能呼吸。

「所以,你養我,是因為對我父母的虧欠?」我說這話就像是耗費了巨大的力氣。

太多事向我壓來,他的痛苦,我的痛苦交織在一起,我有些難以承受。

「是。」江肆月坦誠地看著我。

「所以,你也不敢接受我,怕我有一天知道真相后會恨你?」

「……」他突然苦澀地笑了,「你遲早會知道真相,但我不是怕你恨我。」

他緩了一會,嘆了一口氣,「我怕你難過。」

「我曾經辜負了一個女孩子。后來想想,其實我和劉冉一直做朋友就挺好的,把一段友情轉換成愛情的代價太大了,我甚至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她,還是只是因為青春的沖動才會跟她在一起。」

「江肆月,」我叫了他的名字,「那你喜歡我嗎?」

我怕他說出答案,怕他說不喜歡我,又怕他說喜歡我,我內心好慌,慌到我只好端起茶杯,想要喝一口茶掩飾自己的慌張。

結果,剛端起來,手一抖,杯子掉在地上,碎了。

我急忙蹲下去撿杯子,卻被他摁住了。

「別動,我來。」他按了按我肩膀,然后自己彎腰撿起地上的碎片,放在一邊。

我和他近在咫尺,看到他眼里復雜的悲傷情緒,我的心突然安靜下來。

「江肆月,8 年了,你放下了嗎?」我輕聲問。

他的動作頓了一下,遲疑了一會兒,然后伸手,把我的手拉到手心,也不說話,也不看我,只是盯著那一碗剝好的蝦。

看了好久,他才開口道:「以前都是她主動給我剝蝦,今天是我第一次給她剝,也是最后一次。」

「楠楠。」他突然盯著我,「要是沒有放下,我今天也不會帶你來這,很早之前我就想帶你來這兒了,但因為一些事,直到今天才帶你過來。」

我愣了一瞬間,仔細回憶了他說的很早以前是什麼時候,這才想起,是那次,我父母的祭日,他說想帶我來這吃海鮮,但我當時去找了陳燁。

「為什麼要來這?」我又問。

他抬頭看了一眼在窗外偶然路過的劉叔,「劉冉是劉叔的女兒。」

我更震驚了!

「那他知道你和他女兒……」

「知道。」他低下了頭,「他以前是我家的園丁,出事之后他就一直守在這海邊,開了這家海鮮店。」

我呆呆地轉頭去看……

劉叔坐在窗外的椅子上,望著大海的方向。

「他是看著我和陳燁長大的,跟我的家人一樣。所以出了事,他不僅沒來找我,反而托人帶話給我,讓我好好活著。」

聽到這兒,我這頓飯算是徹底吃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這后面還有這麼多我不知道的事。

我也不知道,他面對的黑暗歲月不比我的少。

事到如今,我又該怪誰?又能怪誰?

我想,如果再給我父母一次選擇機會,他們還是會選擇救江肆月。

再給江肆月一次選擇機會,他還是會在江中看到那個女孩后,奮不顧身地跳下去。

他曾經犯過錯,也因此受到了懲罰,這 8 年來都活在了悔恨之中。

也許之后,回憶還會一次又一次折磨他,但生活卻不會因此停下。

因為死去的人再也回不來,而活著的人還是得好好活著。

「吃飽了嗎?」江肆月的話讓我收回了思緒。

「嗯。」我點了點頭。

他站起來,伸手將我拉起來。

我跟著他往外面走。

路過劉叔,他握了握我的手,然后牽著我走向劉叔。

「吃好了嗎?」劉叔本來在沉思中,看見我們換上笑臉。

「很好吃,謝謝劉叔。」我扯出一個笑容,回答。

劉叔的目光卻落在我和江肆月牽著的手上,表情里閃過一絲不自然。

「劉叔,忘了給你介紹。」江肆月語氣已經變得很平淡,「這是我女朋友,楠楠。」

我有些驚訝,這還是他第一次承認我和他的關系,或者說是第一次明確我和他的關系。還是在劉叔面前,我有些替他擔心。

劉叔有些震驚,隨即又像是有些釋然,動了動唇道:「小姑娘挺漂亮,以后常帶她過來,劉叔給你們做好吃的。」

「好。」江肆月說完,拉著我慢慢地走向海邊。

后來我問他,為什麼非要告訴劉叔,這樣劉叔會不會心里不舒服。

他說:「8 年了,我們所有人都該放下了。」

「江肆月,你接受我,是因為放下了,還是因為虧欠?」我仍舊沒有安全感,覺得這一切都太過突然。

他突然就笑了,然后低聲在我耳邊道:「要說虧欠,也是你虧欠我。」

「誰允許你半途就睡著的?」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臉,又補充道,「那天在車里,要我幫你回憶?」

信息量太大了……

他笑著摸了摸我的頭,「以后乖一點,鍛煉下身體,你這體力,可不行。」

我:「……」

突然想起什麼,我憤憤不平道:「你體力好,還不是練出來的。」

一想到他那些多如過江之鯽的女人,我就覺得自己好虧。

他聽我這樣說,卻把方向盤一轉,直接把車停在了路邊。

然后身子靠過來,低頭看著我,「怎麼練?我也是第一次。」

「你撒謊。」還第一次,真離譜,他以為我什麼都不懂嗎?

「你以前帶回來的那些女人……」我被他盯到發毛,不想再說下去了。

他突然坐了回去,嘆了一口氣,「假的。」

他重新發動車子。

假的?

我有些驚訝,又有些半信半疑。

他卻伸過手過來握住我,「不要胡思亂想,以前是為了推開你,現在……」

「現在呢?」我望著他。

「現在發現推開了你,你還是不快樂,還不如忠于自己的內心。 」他握著我的手緊了緊。

「后面的事,你別怕,別人說什麼。你也不要在意,把一切都交給我,我會處理。」

不知道為什麼,聽他說這些話,我就好安心。

「好。」

某天夜里,我依偎在他懷里,他在工作,而我在看他,我突然問:「江肆月,你為什麼會喜歡我?你以后會不會因為我離不開你厭煩我?」

他愣了片刻,然后關上電腦,并沒有回答,而是去屋里拿了一件披風給我搭上,然后摟著我,「你覺得是你離不開我?」

「嗯。」

他笑著揉了揉我的腦袋,「沒有你,我根本走不出那一段時光,是我離不開你,傻。」

這一刻月色四溢,我沉浸在他的柔情中,不可自拔。

最后他低頭,吻住了我,那一瞬間,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一整個銀河的繁星。

番外二

后來我在學校申請了去國外留學。

我想好好奮斗一下,找到自己的自我定位,找到自己的價值。我想要有一天和江肆月能真正并肩站到一起。

他也很支持我。

只是,最近我回家準備各種各樣的出國資料,他就坐在旁邊,安靜地幫我整理,一臉沉默。

「怎麼了,你不想我去?」

「想。」他笑了笑,又遞給我整理好的資料,「也不太想。」

我問他,「為什麼?」

他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伸手掐了一把我的脖子,最后又變成撫摸,啞著嗓子道:「還能為什麼,怕你去國外見到那些大男孩,就對我不感興趣了。」

嗤……

看他這副模樣,我忍不住笑了。

誰能想,平時冷漠寡言的江肆月,最近竟然有了中年危機。

我繼續整理資料,噘著嘴逗他,「你以前還天天推開我來著。」

他盯了我一眼,無奈笑笑,「那是年少太輕狂。」

「現在呢?」

「現在……現在就想把你護照燒了,讓你哪里都去不成。」他拿下我手中的資料,放在桌上,摟著我。

「江肆月,你幼不幼稚。」我沒好氣地看他一眼。

仔細想想,他這兩天是真的挺黏我的。

我剛開始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才知道他竟然是舍不得我走。

他伸手揉了揉太陽穴,苦笑,「要怪就怪,我家小姑娘太招人喜歡了。」

聽他這樣說,我心底升起一絲絲甜意。

我坐到他身上,摟著他的脖子,與他對視,「江肆月,那你每個月都出國看看我好不好。

他盯著我的唇,吞了吞口水,「還是不去了。」

「為什麼?」我立馬不高興了。

他忽地伸手捂住我的眼,不讓我看他,最后嘆了一口氣,「去了我還能回得來?」

下一秒,他的唇就覆了上來,一只手托住我的頭,一只手溫柔地插進我的發絲。

「楠楠。」

「嗯。」

「我等你。」

「好。」

番外三(叔叔視角)

2019 年 9 月

今天,小姑娘上大學了,她很開心。

楠楠是第一次住校,以前我擔心她會有心理問題,家里請了做飯的阿姨,心理醫生,她每天都回家,密切關注她的動態。

送她到寢室,張姨去給她鋪被子,而我等在寢室樓下,并沒有上去。

后來張姨下來跟我說,她同學問她張姨是誰,怎麼不是父母來。我都能感受到她當時的窘迫。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等她的微信,想知道她后來有沒有因為此事傷心,有沒有被同學嘲笑,會不會一個人躲起來哭鼻子。

等到晚上 11 點,她終于發來了信息。

她跟我說了今天發生的新奇事,顯得有些興奮。

但我聽不進去,我的心一直被張姨今天的話吊著,忐忑不安。

我問她怎麼這麼晚才給我發信息,她說太忙忘記了

我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氣。

我后來躺在床上想,小姑娘終于長大了

她不再像以前,只要別人提起父母兩個字,就哭得滿臉都是鼻涕。

我嘲笑自己一天的緊張,終于覺得自己該放手了

2020 年 9 月

今天,我又帶了女人回家

因為我跟楠楠已經冷戰了好久。

她開始明里暗里表達對我的喜歡。

以前我沒想過這事,一心一意只想不負老師的囑托把她照顧好,再也無心顧及其他。

劉冉的死讓我對談戀愛這件事有陰影,我發現我再也喜歡不上別人,更沒有和誰談戀愛的心思。

所以楠楠大膽的表白讓我愣住了,我想了一晚,終于意識到,這將是一場錯誤的開始,而我必須將她的念頭扼殺在搖籃里。

我選擇了最直接的拒絕方式,那就是帶女人回家,那些女人我都沒碰,所幸她們演技不錯,希望楠楠能認清現實,我不可能會喜歡上她。

也不能喜歡她。

她是我老師的女兒,是我害死了我老師,她知道真相后怎麼可能再喜歡我?  

有時候被她逼急了,我就想要不然直接告訴她真相,結束這一切。

可是一想到她失去父母那段時間的灰暗與不安,我又不忍心再傷害她一次。

畢竟,她現在如此信任我,依賴我,把我當成最后的依靠

2020 年 10 月

今天,和秦總吃飯。

他的女兒秦雨也來了。

飯桌上她一直在看我,有意無意挑起一些話題,我只是笑笑。

這樣的情況我碰到過很多,秦總有意撮合我和他的女兒,我當然知道。

只是,我對她不感興趣,更確切地說,我對女人都不怎麼感興趣。

飯后她裝醉上了我的車,我做個順水人情送她回去,結果她第二天就加我微信,開始表達對我的意思。

我本想拒絕,我還沒淪落到婚姻大事需要通過商業聯姻解決的地步。

可是楠楠最近的瘋狂,讓我很為難。

我思考了一晚上,覺得秦雨也不錯。如果非得我結婚,楠楠才會清醒,才會醒悟,那秦雨是不錯的選擇。

因為她夠乖,夠聽話,懂分寸。

我帶秦雨回了父母家,商量訂婚。

楠楠也在,她今天失控了。

看到她莽撞地表達愛意,我沒有反感,只有心疼。

2020 年 11 月

最近楠楠拉黑了我。

我有些無奈,還真是個孩子。

我只好派人時常關注她的最新動態。

這才知道她竟然開始做兼職。

那天的頒獎典禮我本來不想去,派去的人告訴我楠楠在那做兼職。

我還是去了。站在臺上,看著她踩著高跟鞋,穿著高開衩的旗袍,畫著淡妝,我突然眼前一亮。

我才終于發現,小姑娘已經長得亭亭玉立。

那天的酒會我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不自覺地總落在她小小的身影上。

看見她扭腳,碰到別人,我竟然覺得她真可愛。

我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竟然看著她,就忍不住嘴角上揚。

那晚回去,我想了很多,拼命說服自己不要亂想,腦海里揮之不去的卻依舊是她的影子。

我擔心她做兼職被欺負,擔心她為了跟我賭氣不花我的錢,而吃苦。

后來我笑我自己,她都 20 歲了,不是小孩子了,我還那麼擔心。

2020 年 11 月

這半個月以來,她都沒有再找過我。

在宴會上遇見她,我很意外。

可是發生了一些不愉快,最后陳燁竟然帶走了她。

陳燁喜歡劉冉,我是知道的。

劉冉死后,他哭著抓著我領口的衣服,一遍又一地遍質問我,為什麼選擇和劉冉在一起,卻不好好保護她?

我被問得啞口無言,我也覺得自己混蛋。

他說早知道拼死也要阻止劉冉,絕不讓劉冉跟我這樣的混蛋在一起。

我這才知道,他從一開始就喜歡劉冉了,只是后來因為我們先在一起,他選擇了放棄。

他或許才是那個真正喜歡她的人,而我只是曖昧上了頭,誤以為那就是愛情,最后造成這樣的悲劇。

陳燁走不出來,他知道楠楠是我侄女,也知道我對她不同,他表面上說著追求楠楠,但內心卻是想報復我的,我知道,楠楠不該成為他報復我的犧牲品。

我找他喝酒,希望將以前的恩怨一筆帶過,他也答應我不再故意接近楠楠。

楠楠才 20 歲,之前被我保護太好,她根本不懂男人的那些伎倆。

我很擔心她。

2020 年 12 月

這本個月來,我每晚都難以入睡。

我總是做夢,夢見楠楠和陳燁走到了一起,然后她蹲在街角哭得顫抖。

我開始去她學校找她,每次都坐在車里,透過車窗,靜靜地看她一眼才覺得安心。

圣誕節這天,我又去了她學校。

看到陳燁出現的那一刻,我的心涼得徹底。

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她跟著陳燁出去了。

我在宿舍樓下等了她一夜,她都沒有回來。

我不知道那晚是怎麼度過的,痛苦、心慌、煩躁不安,好像對所有的事都提不起興趣。

我甚至給我的心理醫生打了電話,他冷靜地分析了我的情況,說我喜歡上了楠楠,這是吃醋的表現。

我當時都蒙了。

我又去了她樓下等她,思考著這一年發生的所有事,去找尋心理醫生說的,我喜歡她的蛛絲馬跡。

結果,往事歷歷在目,她的笑,她的胡鬧,是那樣的清晰。我才發現,只要是關于她的事,我每一件都記得。

如果這還不是喜歡,是什麼?

我喝了很多酒,一直在她宿舍樓下等,我的腦子不清醒,心跳得很亂也很快,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時,。

結果,她第二天才回來,這等待的時間消耗了我所有的沖動。

我安靜地坐在那里,看著她和陳燁拉著手依依不舍的樣子,心像被針扎一般疼。

她后來看到了我,笑著跟我說,她談戀愛了。

那一刻,我心如死灰。

我心里閃過很多復雜的情緒,那些想說出口的表白,最終都化為了沉默。

我想如果陳燁這次是真的認真追求她,如果她也因此感到快樂,那我還有什麼阻攔的必要?

2021 年 1 月

我一個人過著比過往還要孤寂的日子,時間仿佛都停止了轉動。

我以為楠楠會幸福,卻沒想到陳燁突然要和秦雨訂婚。

陳燁家里人一直在爭取秦雨家族我知道。

秦雨也早就因為我的冷落而跟我翻臉。

我只是沒想到,陳燁最后竟然遵從了家里人的意思,選擇跟秦雨家聯姻。

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楠楠。

我的小姑娘該怎麼辦?

我把她從街角帶回家,多久以前的夢境變成現實。

我這段時間什麼都不想做,只想陪著她,陪她陪她走過這段低谷時期。

我們的關系似乎又回到了最好的時期,看著她臉上逐漸多起來的笑容,我也松了一口氣。

今年初一和情人節是同一天,我想好了在那天跟她坦白一切,然后請求她的原諒,讓她給我一次重新來過得機會。

只是結局有些難,她提前發現了那個真相,離家出走了。

命運總是捉弄人。

2021 年 3 月

楠楠變了。

她變成了渣女,肆意揮霍自己的青春,每天和不同的男孩子混在一起。

我知道,她是在用折磨自己的方式懲罰我。

她的目的達到了。

我開始整晚整晚睡不著,只能守在她宿舍樓下,她卻不肯看我一眼。

我每天都活在自責中,擔心她,心痛她,又無能為力。

我不知道怎麼做,她才能消氣。

我想就算她不能原諒我,我也接受。

我只希望,她能好好地。

2021 年 4 月

我接到了楠楠的電話。

那一瞬間我覺得這個世界仿佛又恢復了色彩。

可是等我聽清她的聲音,我突然意識到她的狀態非常奇怪,像是被人下了藥……

我不顧一切沖了出去。

找到楠楠的時候,她難受得只知道哼哼唧唧,我的心疼得都快裂開了。

來不及思考,我必須要趕快送她去醫院。

可是老天偏要和我作對。

外面開始狂風暴雨,大量的樹被吹倒在路上,根本無法下山。

我想往回走,回去的路也被樹木堵塞。

在如此進退兩難的時候,后座的楠楠更讓我崩潰。

她難受得開始尋求我的安撫。

后來,我真的顧不上那麼多了,即使她清醒后恨我一輩子,我也要救她。

如果可以,我不想在這樣的情況下,在這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在這車里,要了她。

可是命運作弄人,我根本沒得選。

楠楠,我喜歡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已經累得昏睡過去。

我伸手為她整理凌亂的發絲,就這樣將她擁在懷里,心竟然會痛。

喜歡一個人,靠得太近,心真的會痛。

我記得她總說她對我太依賴,離不開我。

其實這些年來,若是沒有她,我恐怕也和陳燁一樣,永遠走不出那件事的陰影。

其實是我,離不開她多一些。

所以,從今以后,我想把這個世界所有的溫柔,都給懷里的這個小姑娘。

番外四

出國前,我陪江肆月參加了陳燁的訂婚宴。

他讓我別去,我卻堅持要去。

我并不是對陳燁還有什麼想法。

我只是覺得被人耍了一圈,我需要一個解釋,或者說我要去與那段錯誤的感情告別。

訂婚宴上很熱鬧,整個過程中,江肆月一直小心翼翼拉著我,生怕別人欺負了我。

我其實有些不自在,他反倒是坦坦蕩蕩,即使別人想說什麼,礙于他如今在商界的地位,別人也不敢說什麼。

陳燁過來敬酒,首先看到了我。

我盯著他,他倒是沒有躲避。

未等我開口恭喜他,他反而說了一聲,恭喜我,把我弄得有些蒙。

后來他發信息,讓我去陽臺,說有話跟我說。

我跟江肆月說了,他有些不放心,想跟著過去,我拒絕了。

我獨自走到陽臺,陳燁在抽煙。

「你和江肆月在一起了?」他仰頭看了我一眼。

「嗯。」

兩人沉默了一會,我直接問他:「陳燁,耍我好玩嗎?」

他愣了片刻,突然就笑了。

他又吸了一口煙,笑著問我:「哥哥什麼時候耍過你?」

這個時候他說哥哥兩個字,只讓我覺得惡心。

「陳燁,你……」我覺得我不擅長吵架,特別是和陳燁。他伶牙俐齒,不會像江肆月那樣慣著我。

「既然和他在一起了,你就好好的吧。」他突然就沒了囂張氣焰,緩了會兒又說,「他對劉冉都沒這麼上心過,這一次,我還是輸給了他。」

他說這話的時候有些感傷,我卻聽得云里霧里。

「你什麼意思?」我問他。

「楠楠,」他忽然轉過頭來叫我的名字,「你就該活在陽光里,我這樣的人永遠活在陰暗里,你選擇他是對的,我沒有耍你,我只是,配不上你。」

「我總算明白,當初我哪里輸給了江肆月,這麼多年,我一直都想不通劉冉為什麼會選擇他。

「遇到你,我才明白,他哪里需要費力氣和我爭個輸贏,因為你喜歡的是他,我就輸得一敗涂地。 劉冉是,你也是。所以,我退出。」

「那個畜生如果欺負你,你告訴哥哥,哥哥幫你出氣。」陳燁抽完一支煙,伸手摸了摸我的頭,然后轉身回了宴會廳。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回憶陳燁的話。

他說的那句,我一直喜歡的只有江肆月。

是這樣嗎?

我望了望身邊的江肆月,陷入沉思,回想我這一年的幼稚、胡鬧,哪一項不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

原來旁人都明白的事,我卻一直糊涂得徹底。

像是終于打開了心結,晚上回去我心里舒了一口氣,忍不住拉緊了他的手。

「怎麼了?」他低下頭來輕聲詢問,「哪里不舒服?」

「沒有。」我笑著踮起腳親吻了他的側臉。。

他愣了幾秒,幽幽地盯了我一眼,低聲道:「怕痛,還敢胡鬧?」

這下換我愣住了。

「楠楠過來」他朝我招招手。

「不。」我逃到一邊。

結果他沒了耐心,一把拎起我回了房間。

我欲哭無淚,他最近好像有些,貪得無厭。

作者:閑得無聊的仙女

來源:知乎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