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他的小野貓》第20章

我的手,腳,牙齒都開始抖,文末用鋼筆寫了一行字,「老師,對不起,我會一輩子照顧好您的女兒。」

我的雙目開始失焦,腦袋嗡嗡作響,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像一個瘋子。

原來,那個落水青年是江肆月。

那個口口聲聲說要照顧我一輩子的男人。

那個我做什麼都對我無限縱容的男人。

那個既不停拒絕我,又不敢放棄我的男人。

所以這麼多年,他養著我只是為了良心安穩?

我像是突然被人抽干了力氣,倒在地上。

往事如過眼云煙,一幕幕在我腦子里閃過,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有了答案。

24

我走了。

我不知道如何面對他。

一想到他害死了我的父母,造成了我這些年的慘劇,我就痛到不能呼吸。

我恨他,更恨我自己,因為我自己竟然一點也恨不起來他。

他可是兇手啊,我卻因為自私的感情,從心底恨不起他。

我罵自己沒出息,罵自己沒有底線,罵自己不分黑白,可是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他后來打電話來找我,一直跟我說對不起,我一個字也沒回。

他應該知道自己的事敗露了,才會打電話來承認,可是,那有什麼用呢,我和他終于永遠也沒法在一起了。

「江肆月,我們的緣分到此為止吧。」我回了他最后一條微信,徹底將他從我人生中刪除。

「好,楠楠,照顧好自己。」

這是我和他最后一次聊天。

后來開學,經歷了一個寒假的痛苦折磨,我突然性情大變。

我開始勾搭不同的男孩子。

每天微信聊天都忙得回復不過來,似乎只有這樣,我才可以強迫自己忘記那些不愉快。

室友好心提醒我不要這樣玩火,我仍舊不在意。

可是,白天我可以和男生卿卿我我,但到了晚上,我又整夜失眠。

我覺得自己病了。

我室友不知道從哪里搞到了江肆月的電話,偷偷告訴了他我的近況。

于是江肆月開始不厭其煩地來學校找我。

我很煩。

他總是將車停在寢室樓下,透過那扇窗戶看著我。

而我總是淡定地從那里路過,從未走過去一次。

就像是一場無休止的拉鋸戰,表面上看起來我好像贏了。

以前總是我纏著他,他拒絕我。

現在他整天纏著我,我卻一次都不給他好臉色看。

他也沒有后退過,就那麼在寢室樓下守著。

我曾跟室友開玩笑,「他有本事就守一輩子,看誰堅持到最后。

「最后還是我贏,他熬不過我,畢竟,他比我老。」

室友只是擔心地看著我,無話可說。

我不知道我怎麼了。

這樣下去,我遲早會走上抑郁的道路,只怕熬不到他放棄,我就先瘋了。

25

一個男朋友,確切地說是一個剛被我甩掉的男朋友李飛約我出去玩。

我答應了。

看,現在的我就是這樣,只要有人找我,只要我能有事情做,哪里我都會去。

李飛和他的朋友租了一輛車去山頂的滑翔傘俱樂部。

玩到晚上,他只開了一間房。

我知道他想干什麼,我之所以甩了他,就是因為他想我和他睡。

我可以親吻,可以擁抱,但睡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甩了他。

我當著他朋友的面,自己去開了一間房,他有些磨不開面子,狠狠地盯著我,「不跟我睡,還跑來約會,你什麼意思?」

「跟你約會就得跟你睡?你把我當成什麼?我不過是打發下無聊的時間,怎麼,你喜歡用強?」

「許楠,這麼不給我面子,你確定你不會求我?」

「求你?」我笑著道,「做夢。」

很快我就知道,他為什麼會說那句,你確定不會求我?

因為我喝了他遞過來的水,此刻在酒店衛生間,渾身無力,全身發燙。

我大概查了下,知道自己被他算計了。

房卡在他那里,剛才我上廁所,讓他在門口給我拿下包。

此刻他正站在廁所門口,低聲道:「楠楠,出來,乖。」

「李飛,你怎麼這麼卑鄙?」我反鎖了廁所門,不讓他進來。

「卑鄙?楠楠,你總是不讓我碰你,你是心理有病,我是幫你克服心理障礙。」

「你放屁!」

我聲音都變得軟了。

身體很難受,很難受。

我不想跟他廢話。

打開水龍頭,一直用冷水沖著自己,可是冷到發抖,難受卻一點都沒消減。

他開始在外面踹門。

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懼。

我捏著手機猶豫了好一會,才給江肆月打了電話。

「江肆月。」我用微弱的聲音喊著他的名字。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