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他的小野貓》第16章

我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慢慢站起來。

他也不著急走,就那麼扶著我,等我緩了好一陣,腳不麻了,又往前走了。

我踩著小步子跟在他身后。

他走了一陣,發現我沒跟上,又停下來等我,等我上來了,又往前走,只是這一次,他步子放得極慢。

我爸媽并沒有葬在公墓,而是葬在山野上,這也是因為我爸媽一輩子都想回歸到田園生活,死之后總算如愿了。

這個山坡有些陡,我從小沒走過什麼山路,記得爸媽剛去世那會,我在這山坡上一邊哭,一邊往山下走,一路跌跌撞撞弄得滿身是泥。

江肆月那會又高又壯,還是個冷酷無比的半大少年。他一個人走到山下,才發現我沒跟上,又跑上來找我,最后干脆把我扛在肩上,還吼我,說我怎麼這麼笨,爬個山都摔成這樣。

他當時脾氣不太好。

在他家那會兒,他經常發脾氣,一開始我以為是生我的氣,后來周管家告訴我不關我的事,是他自己走不出恩師去世的陰影。

后來慢慢地他收起了脾氣,開始好好跟我說話,學著像個家長一樣照顧我。他經常半夜和我坐在客廳,然后看著哭鼻子的我,嘆著氣反省自己的行為。

「別哭,以后,我們相依為命。」他抱著我顫抖的肩膀,自己也哭得泣不成聲。

因為年齡相差 12 歲,住在他家,怕別人說閑話,周管家提議讓我叫他叔叔。

我剛開始有些不能接受,他就一個大男孩,叫哥哥還行,叫叔叔也太奇怪了。

他卻開玩笑說:「叫叔叔叫哥哥都一樣,我還不是被你欺負。」

我聽他這樣說,放下芥蒂,人前叔叔,叔叔地叫,回到家,將拖鞋,書包一扔,躺在沙發上,命令他給我拿水果,拿電腦,聽他給我講題。

他嘴上罵我「怎麼這麼蠢」,卻總是幫我整理好作業才回書房做自己的工作。

回憶起那段時光,就是兩個走到懸崖邊上的人相互取暖,互相磨平棱角,最后變成了珍貴的猶如親人一般的存在。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愿再叫他叔叔了呢?

大概是看了太多言情電視劇,女主叫男主叔叔,最后都沒什麼好下場。

青春期的我開始有了自己的小心思,開始偷偷把他寫進自己的日記,開始覺得班上那些半大的男孩幼稚且可笑,不及江肆月萬分之一。

我開始琢磨著自己的那些青澀情感,難以說出口的萌動,要如何才能實現。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能自拔,終于在一次洗了澡后,穿了一件真空吊帶試探他。

結果他當時看了我半天,最后猛地收回目光,那天我們一晚上沒說話。

既尷尬又羞恥,我一晚都睡不著,想著明天怎麼跟他解釋。

結果早上起來,他早就不在了,等過了幾天再回家,他帶了一個女人,跟那女人介紹我是他侄女。

那一刻,我心痛到不能呼吸。

后來我深陷在痛苦與不甘的沼澤,明確跟他表示我喜歡他,他也明確地拒絕了我。

再后來這種我試探他拒絕的戲份一再上演。

我累了,好累。

想到這里,我突然想到了陳燁。

我舒了一口氣。

終于有一個人可以將我從這泥潭中拉出來了。

21

我摸出手機,給陳燁發了一條信息。

「哥哥。」

他沒有回我,我又把手機摁滅了。

江肆月沒怎麼說話,一直在皺著眉頭回信息。

我時不時地看看手機,有沒有回復。

「中午想吃什麼?」他突然開口問。

「都行。」我沒什麼胃口,也不感興趣。

他打電話訂餐。

正在這時,陳燁的微信卻來了,「怎麼了?」

「想見見你。」我回得很直接。

以前每年的忌日,情緒低落的我都是和江肆月一起度過的。

如今,我第一個想到的人是陳燁,第一個給了我愛情的男人。

「好啊,我去學校找你。」

我回了一個「好」字。

「有一家海鮮店,我還沒帶你去吃過,我訂了餐,帶你去試試。」江肆月突然看著我。

我想起陳燁之前帶我去的那家,脫口而出,「陳叔那家嗎?我吃過了。」

他側過頭來,疑惑地看著我,有些詫異。

「陳燁哥哥帶我去吃的。」我回答。

「……」他沒了話語,過了半晌,才又問,「好吃嗎?要再去嗎?」

「不了。」我搖了搖頭,想起什麼,又說,「我要回學校,把我放在學校前面那條街吧。」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