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他的小野貓》第9章

「江肆月,你又想怎麼整我?你是人不是?我們好歹從小一起長大……」

……

后來我就沒有再聽了。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些,我心里既有些高興,又有些煩躁。我高興的是江肆月似乎并不喜歡我和別的男人接觸,所以我心里的小火苗又竄起了一丟丟。我煩躁的是他還是在不停拒絕我。

我一直不懂他。

12

第二天,我就回了學校。

剛回去,林琳就湊到我跟前,「不是吧,你竟然是江城首富江肆月的侄女?」

「嗯。」我有些煩,我不想當他侄女,可是我是他侄女的消息卻越來越多人知道了。

「那你是妥妥的富家千金啊,深藏不露啊。」說著,林琳還裝作狗腿地給我扇扇子,「以后我們可得抱你的大腿,姐妹。」

我嘆了一口氣,過了好一會才說,:「他只是收養我,我不是什麼富家千金。」

「收養?」林琳明顯被嚇了一跳,我早就預料到了她的反應。

因為以前我跟別人說,他們也是這樣的反應。

這樣的反應讓我有些不舒服,所以后來我再也沒有跟別人說過。

可是,現在我突然覺得需要找個人傾訴我的痛苦與糾結。

「嗯。」

「你那叔叔,該不會……有那什麼特殊癖好吧?」林琳小聲地問。

我被她問倒了。

這個問題,我還沒想過,但是我覺得她這個說法真離譜。

江肆月從小就很注重與我的距離,我成年以后,更是離得我遠遠的。琳琳這樣問,讓我覺得江肆月也有點太冤了。

于是,我內心有點火,忍不住把實情說了出來,「林琳,你沒發現大學兩年了,我從來沒有提到過我的父母嗎?」

「發現了啊,為什麼?」

我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一會兒。

「我們都以為你父母可能是什麼位高權重的人,需要保密,就沒敢多問。」

我的思緒被拉回到 8 年前,這麼多年,我以為自己不會再痛了,可是,怎麼可能?

「我父母不是什麼大人物,我爸是大學教授,我媽是圖書管理員。」我頓了一下,「江肆月原本也不是我的什麼叔叔,他是我爸帶的最后一個研究生。」

是最后一個研究生,也是我爸最得意的學生。

「這麼厲害?」她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那你怎麼叫他叔叔?」

我依舊很猶豫,可是多年的事壓在心底讓最近的我喘不過氣。

「我父母在 8 年前出了意外,之后江肆月一直養著我。」我苦笑。

盡管我盡量輕描淡寫地將那件事敘述出來,可是下一秒,我還是陷入到了無限的黑暗中。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誰也沒再說話。

后來林琳伸手將我抱在懷里,無聲地安慰我。

可是,沒用,這樣的同情我已經看到太多,他們的目光總是讓我很受傷。

這一刻,我突然好想江肆月。

我想他拉著我的手告訴我,「楠楠別怕,我在。」

可是,他以后都不會拉我的手了,也更不可能說這樣的話了。

這樣想著,眼淚又掉了下來。

林琳感覺到我在哭,把我抱得更緊了。

我心底一片凄涼。

江肆月的電話,就是在這個時候來的。

他換了一個陌生號碼,我沒有防備。

每次我心情低落,他的電話就會如約而至,曾經我把這當作和他之間的心電感應,可是現在我覺得可能只是一次偶然,只有我才認了真。

「喂。」他清冷而磁性的聲音傳入我的耳膜,我的眼淚更控制不住了。

我盡量不出聲,不想被他知道我在哭。

「不說話?」

我一直強忍著眼淚。

「我明天去法國,會去一周。別再拉黑我這個號。」他頓了一下,「有什麼事給我發信息,我沒回你就給周管家打電話。」

「嗯。」我勉強回了他一聲。

「……哭了?」他語氣變得低沉。

「沒。」我否認。

「……」他沉默,最后嘆了一口氣,「怎麼了?」

我不說話,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我覺得他這句「怎麼了」說得無比溫柔,讓我只想淪陷。

我提醒自己不要再掉入這樣的溫柔陷阱。

我掛了電話。

「你叔叔?」林琳在一旁,一臉好奇地問我。

「嗯。」我有些心煩意亂地捏著手機。

琳琳見我心情不好,沒有再追問。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