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嚴于綠己》第10章

「你還是不相信我。」綠茶妹垂下眼,眼淚已經匯到了眼角,卻緊緊咬著唇,倔強地不肯落下。

眾親戚終于反應過來,立刻就有人開口打圓場:

「多大點事兒啊,不至于不至于。」

「對,就看著夸張,其實沒燒壞什麼,廚房收拾干凈就行。」

「是啊,大過年的,都讓一步得了。」

「不行。」于清居表情極為嚴肅,「沒做過的事,為什麼要替別人背黑鍋。」

他說著就要往廚房里走,綠茶妹突然低低叫了一聲,握著手腕開始喊疼。

于清居看了看她:「把圍裙脫了,讓云外送你去醫院。」

白云外應了聲好,立刻開始穿衣服,摸了摸兜:「哎?我車鑰匙呢?」

于清居提醒他:「在你屋里。」

「好,我去拿。」

綠茶妹噙著眼淚看了看于清居,低下頭,楚楚可憐:「你可以送我嗎?」

于清居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我要在廚房找證據,你把圍裙脫下來,先去醫院檢查一下。」

綠茶妹目光閃了閃,改了口風:「那我和你一起吧,我也相信剛剛是意外,不是姐姐的責任。」

我整個就是一個大迷惑,廚房里就倆人,不是我就是你。

你瘋起來連自己都錘是嗎?

綠茶妹話音剛落,就皺了皺眉,似乎是隱忍不住才抽泣起來:「沒關系,我已經不怎麼疼了,可以堅持的。」

她這麼一說,立刻勾起了親戚們的同情心,紛紛開始勸于清居送她去治傷。

「哎你看她都哭了,你就先送她去唄,云外粗心大意的,不靠譜。」

「對呀,疼成這樣肯定很嚴重了,得趕快去看看。」

「而且你是醫生,路上還能照顧著點。」

這不道德綁架嗎?

我忍不住了,剛想開口,于清居卻拉住了我,凜然道:「我是口腔科醫生,不會治手。

ADVERTISEMENT

「那也沒別人會啊!咱們家就你一個醫生。」

「就是啊,你治不了,還有誰能治?」

「我來!」清悅的聲音傳入,一個女生走了進來。

黑長直,瓜子臉,大眼睛,駝色大衣,清妝淡雅,環顧了客廳一圈,微笑著對于清居點了點頭:「清居,好久不見。」

 

16.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向了于清居。

于清居瞧了我一眼,似乎下了某種決心:「今天大家都在,我正式介紹一下我的女朋友……」

話沒說完,就被從臥室出來的白云外打斷了:「漣顏?你怎麼搞成這樣?」

等會!

漣顏……不是白云外的女朋友嗎?

Σ(⊙▽⊙")a! ! ! !

我看著眼前清純無比的女子,陷入了深深的震驚,原來她不化濃妝的時候長這樣?!

漣顏酷酷地朝著白云外揚了揚下巴,走到綠茶妹跟前,伸手去托她的手腕。

綠茶妹嚇得退了退:「你,你要做什麼?」

「我外婆家祖上三代都是有名的老中醫,專治跌打腫痛,疑難雜癥,我從小耳濡目染,親身實踐,我的眼睛就是 x 光,不用看醫生,沒有人比我更懂關節損傷。」

她說著輕手輕腳地檢查了一番,干脆利落道:「放心,啥事兒沒有!」

綠茶妹臉上有些掛不住,還嘴硬:「可是真的很疼很疼,都紅了。」

「那是你自己掐的!」漣顏相當耿直,「你看這兒都有印子。」

綠茶妹表情更難看了,完全說不出話來。

如此一番下來,真相如何,在場的所有人也就都明白了,看向綠茶妹的眼神自然也都變了味。

綠茶妹是真的喜歡于清居,雖然丟盡了臉,仍是留了下來。

漣顏敏銳地感覺到現場氛圍的不對勁,跟我們幾個面面相覷,五臉懵逼。

ADVERTISEMENT

綠茶妹明顯不甘心,又故技重施,挑撥離間,但漣顏明顯狀況外,被她說的一頭霧水,莫名其妙。

眾親戚也看清了綠茶妹的嘴臉,全都沒有搭腔,一時間萬籟俱靜,尷尬得掉根針在地上都聽得見。

綠茶妹見自己再翻不起什麼風浪,只好找了蹩腳的理由告辭。

臨走之前,于清居讓她去衛生間清理了一下再走,還叮囑她記得把圍裙摘下了。

我忍不住有些吃味,這破圍裙就這麼重要嗎?前女友送的啊!

后來等他洗干凈了,我才認出來,噢!是我大學時候送的!

 

 

17.

綠茶妹剛走,于爸白媽就拿著備用的雞鴨魚蔬回來了。

一進門,就有親戚跟他們報喜:

「雙喜臨門!清居也帶女朋友回來了!」

「說是加了好幾天的班,提前完成了工作,因為買不到直達的票,又輾轉了四趟高鐵才趕過來的,真是個好姑娘!」

靠!

我看了一眼廚房和衛生間,另外的三位當事人,于清居和白云外在收拾殘局,漣顏去了廁所,這個天大的誤會竟然只有我聽見了。

我的命好苦!

我不想活了!

 

18.

奶奶給了漣顏也包了一個大紅包,她笑瞇瞇地一手拉著我,一手拉著漣顏:

「之前小荔的已經給過了,這個是小顏的,你們倆都是我的好孫媳。」

我的心都是顫抖的。

覷了覷于清居,他輕輕搖頭。

又瞅了瞅白云外,他明顯比我還震驚。

再看看一臉茫然的漣顏,她待了這麼半天,都沒搞明白,為什麼大家老把她跟于清居湊一對兒,又把她的男友和我湊一塊兒。

只后來小聲又害羞地跟我說:「這邊的習俗,還挺有意思哈。

ADVERTISEMENT

而親戚們看著于清居忙著替我擋酒,漣顏卻把白云外杯子里的酒都喝了,紛紛感慨:「你們這兩對兒,還挺有意思哈。」

哎!

我都愁死!

這一天,要不是于清居給兜著,早就露餡兒八百次了!

19.

終于熬到所有人都走了。

我尋思總算能有機會四個人商量一下了。

于清居和白云外卻被于叔叔叫著出門了,而我和漣顏則留在家,跟白阿姨一起準備晚飯。

漣顏是南方人,按慣例年夜飯除了餃子還吃別的菜。

白阿姨為了照顧她,除了家里的備貨,還讓于叔叔他們再去買些回來。

我是真沒想到,漣顏在地下是個 rapper,在地上還會用各種 cooker。

甚至包餃子、炒熱菜、做冷盤都不在話下。

看著她倆聊的熱火朝天,我的心直懸到了嗓子眼,生怕哪句不對,萬劫不復。

白阿姨是個雨露均沾的端水大師,夸完我拿刀姿勢,又夸漣顏的菜肴十八式:

「你這麼好的廚藝,真是便宜清居了。」

我直接就麻了,剛想開口打岔,就聽漣顏先說道:

「其實大部分菜系我都會做,清居喜歡的,應該也不成問題,」

白阿姨點點頭,沒有察覺異常。

我大松一口氣。

白阿姨又開口,我的心緊跟著提了起來。

「男孩子平時可不能太慣著,不會做飯,就讓他多做點別的家務。」

她跟漣顏說完跟我說:

「小荔也是,你做菜少,得督促云外勤快學著點,不要老吃外賣,對身體不好。」

我后背起了一層汗,硬著頭皮答應:「……好……」

漣顏依舊不察,順暢接口:「其實云外最近吃的外賣少多了,很有進步。」

白阿姨滿意地笑開:「是嗎?你們倆關系也挺好。

ADVERTISEMENT

漣顏羞赧地點頭:「主要是他人好。」

只有我在旁邊驚呆。

你們倆這跨服聊天,真的是毫無 ps 痕跡! 

 

 

20.

千盼萬盼,談話中搗了一百次亂,父子三人終于回來了。

于叔叔拿著菜進廚房給白阿姨看:「你瞅瞅,你喜歡的黃瓜今天是不是格外新鮮。」

「嘿~還真是。」白阿姨喜笑顏開,當場做了拍黃瓜。

我拿著碗筷出去擺桌,就見白云外朝我走了過來。

「等會你再加把勁兒,好好挑揀挑揀我爸媽!」

「怎麼挑揀?」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飯菜:「你看這菜,你不覺得咸嗎?」

「因為它本來就是咸菜。」

「那這個。」他夾了一口餃子:「這個餡兒,它咸了吧?」

「你說啥?」我問他。

他加大了音量:「我說這餃子的餡兒特別咸!」

「不咸啊,」我滿臉無辜,「我覺得正正好!」

與此同時,白阿姨恰到好處地從廚房走了出來,蓄謀已久地聽見了我的夸獎,笑瞇瞇道:

「小荔自從見過爺爺奶奶之后,真是懂事了許多。」

我乖巧極了:「應該的。」

白云外一眼就瞧出了我的小把戲。

「嚴以荔,你陰我。」

「誒~各憑本事的事兒,怎麼能叫陰呢。」

「你好像,對我的餃子餡兒很有意見。」漣顏剛才被白阿姨擋在了后面,此時才緩緩開口。

完蛋!

我忘了,餃子雖然是白阿姨包的,但餡兒卻是漣顏和的。

白云外愣了愣,立刻堆滿笑容:「沒有!怎麼會!這麼好吃的餃子我能一頓八百個!」

漣顏看了看已經進了廚房的白阿姨一眼,柔和的神色瞬間收斂,把手里盛餃子的兩個盆都懟進了白云外的手里:

「這里是一百八十個,你的了。敢剩下一個,后果自負。

ADVERTISEMENT

我在旁邊幸災樂禍地看熱鬧,終于有人能治住我們老板了!

但漣顏如此收放自如,我怎麼覺得,她好像并不是啥都沒察覺呢?

 

21.

吃過晚飯,于清居有事要出去,白阿姨為了不讓『小情侶』被迫分開,也熱情地把漣顏給推了出去。

又為了不打擾我們這對『小情侶』,于清居他倆前腳出去,白阿姨就去找小姐妹打牌了,于叔叔則是去找老友下象棋。

白云外癱在沙發上看了我一眼:「你剛剛的表現,不大行啊。」

我心里郁悶至極:「怎麼不行了?」

「表現得太好了!」

他坐了起來:「你就沒發現我爸媽更喜歡你嗎?他們覺得你變化很大,朽木可雕,孺子可教,真情實感地接受你啦!」

真的嗎?我仔細地想了想,突然開心起來。

「但是這樣不行!」白云外很嚴肅,「他們喜歡你了,漣顏怎麼辦啊!我要早知道她愿意改變形象,犧牲這麼大,我還讓你來打前陣干什麼!」

此時不行動更待何時!

"那你覺得,如果我不打前陣,如果我是真的想讓你爸媽成為我爸媽……"

「喂,你別開玩笑啊。」

「我沒開玩笑。」我忍不住了,「如果我說,我喜歡的人是你……」

「臥槽,你暗戀我?!什麼時候的事?你千萬別亂說!你沒有對象我可有!」

「你弟弟!」我氣得打他,「我喜歡的是你弟弟!!

你聽見了嗎?!我喜歡你弟弟!

我喜歡于清居!!

我賊喜歡他!喜歡很久了!!

我從十八歲開始就喜歡他!我喜歡死他了!

一百個年終獎都比不上他的那種喜歡!」

他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愣愣地問:「真的嗎?」

「真的。」

「臥槽!你暗戀我弟弟?!什麼時候的事?你千萬別亂說!你沒有對象他可有!」

ADVERTISEMENT

「他的對象就是我!」我終于忍不住把這句話給吼了出來。

白云外驚呆了,好半天,才訥訥開口:「咋回事啊?你倆背著我干啥了?」

我嘆了口氣,跟他說了前因后果,包括我們倆不謀而合,都因為擔心那晚關系確定的太草率,怕對方后悔,他索性先開口讓我在考慮考慮的事。

越說到后面,我越有些心酸,眼淚噼里啪啦地掉,紙都止不住:

「我那麼喜歡他,喜歡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有機會了,全都搞砸了,你爸媽要是知道了真相,肯定不會接受我了。」

卻話音未落,就聽見于清居明朗的聲線自門口傳來。

「誰說不會的?」

誒?!

我驚訝地看過去,眼前水濛濛一片,隔著氤氳的霧氣,我看見他推門進來,一把拉住我的手進了房間。

而他身后的門外,是神色淡定的白阿姨,和接到白阿姨的電話,小跑著回來的于叔叔。

于叔叔看見我和于清居拉手手,滿臉震驚,已經開始琢磨如何重振家風。

白阿姨噗嗤一笑:「老于,別這麼吃驚,我來給你解釋清楚。」

22.

于清居拉著我進了自己房間,后背嘭地將門抵上,將我的頭抱在心口,輕輕撫摸我的頭發:「平復一下。」

「我沒事。」我聲音嗡里嗡氣的。

「我是說我平復一下。」

「你有什麼好平復的,你都盡在掌握,剛才出門的時候就想好跟白阿姨坦白了。」

我拿小錘錘錘他胸口。

「那還不是因為你是我「嫂子」惹的禍!」

我瞬間理虧:「這,這不是工作嘛,誤會嘛,騎虎難下嘛。」

他輕哼一聲:「你還是好好想想,明年跟長輩們拜年,怎麼解釋你不是我哥女朋友,而是我的未婚妻吧!」

ADVERTISEMENT

「這怎麼解釋?我沒法解釋,我……誒?!你未婚妻?啥意思?」

他嘆了口氣:「遲鈍成這樣,也真是拿你沒辦法。」

我怔了怔,隨即大喜,但還是拼命壓住笑意:「什麼意思?你說清楚一點!」

你表白快一點!

他似笑非笑:「聽不懂就算了。」

「聽懂了!!!」我拽著他的手臂搖:「你再說一遍,再說一遍嘛。」

他笑著挑一挑眉,抿嘴搖頭。

我急的扒拉他的嘴:「都沒說過喜歡算什麼表白啊!」

他卻「啵」的一聲,輕輕吻了我的指尖,壓著我的掌心就吻了下來,炙熱的唇落到我的耳畔:

「我已經在心里說了千百萬次喜歡你了,從很多很多年以前。」

 

23.

于爸白媽又去外面「遛彎兒」了。

而轉了一圈回來的漣顏,給白云外發消息:開門。

他們倆也終于將話說了清楚。

面對白云外對她煥然改變的驚訝,漣顏輕輕一笑:

「我是來討你爸媽喜歡的,又不是是來添堵的,當然要投其所好。」

「你為我考慮了那麼多,那我也會覺得,個性什麼時候都可以彰顯,但見你爸媽的第一次,卻只有一次,我很珍惜。」

「雖然我依舊會有些局促膽怯,但我相信愛意勝過一切。」

我聽著客廳傳來的聲音,忍不住笑著看向于清居。

他眸色亮得驚人,忽然圈著我吻了下來。

「唔唔……」我幾乎喘不過氣來,害羞得整個人都熟透了,「你,你干嘛?」

他的吻又落到了別處,聲音有些發悶:「阻止你想別人。」

「那是你哥嫂。」

「哥嫂也不行。」

「那,你想怎麼阻止我?」我勾住他的脖頸笑得狡黠。

「唔……就這樣……」他像一只大型犬,把毛茸茸的腦袋往我頸窩蹭。

一陣酥麻自背脊流過,只覺唇瓣炙熱的溫度滲透肌膚,一路蔓延進了心底,潤澤了封存許久的秘密。

 

作者:白神槎

來源:知乎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