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嚴于綠己》第5章

但好像越描越黑,于清居簡直是怒極反笑,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幾乎是咬牙切齒對我道:

「過來詳細說說,你們是怎麼個別樣的?」

啊這……

「這跟你有什麼關系?」我被逼急了,狠狠嗆了一句。

他的神色冷了下來,直勾勾的盯著我,眸色明明暗暗,似慍似怒。

我默默縮了縮,突然意識到,他按著白云外,又沒按著我,我完全可以去廁所。

再不廢話,丟下一句「我先去衛生間」,落荒而逃。

十分鐘后,我洗完手,悄悄把門開了條縫,看見了在窗前皺著眉打電話的于清居,依稀能聽見「幫我看……診斷……不太對……」之類的話。

大概是工作上的事吧,畢竟他是口腔科有名的專家。

我又掃了客廳一圈,白云外不在了,估計是剛才接收到了我的暗號,去房間等我了。

于是我一個閃身就溜進了隔壁。

我不是怕于清居,他做錯事我為什麼要怕。

我只是有大局觀,不想在這種時候跟他起沖突罷了。

 

8.

白云外躺在床上睡著了,四仰八叉,姿勢很丑。

我在旁邊看著,是叫醒他呢?還是叫醒他呢?

剛要開口,隔壁于清居的房間突然傳來「嘭」地一聲巨響,聽起來是杠鈴砸到地上了,地面都微微震了震。

我嚇了一跳,白云外卻依舊睡得踏實。

嘆了口氣,我湊到他的耳邊:「漣顏來電話了。」

「啊?哪?!」他立刻睜了眼,到處找手機,然后發現被騙了,瞬間失望至極:「干什麼?」

我忍無可忍:「虧你還睡得著?」

他莫名其妙:「我為什麼睡不著?」

「你爺爺都那樣了,你就不著急嗎?」

「當然急,但目前只是查出了陰影,只說可能是腫瘤,還沒定性,急有什麼辦法。

ADVERTISEMENT

」他話鋒一轉,「我爺爺硬朗得很,不會有事的。」

你多考慮一種可能性會死嗎會死嗎?

我累了,深深吸一口氣:「我要真是你女友,我得瘋。」

「那你也太容易瘋了。」他竟然還嘲諷我。

我都愁死。

突然隔壁又傳來了搬桌子挪椅子的動靜,要不是他們住在一層,樓下肯定找上門了。

我心里著急,顧不得噪音,在砰砰啪啪的中對白云外道:

「你爸媽是想讓你們過好年才沒說重話,但聽他們那意思,片子上的肯定陰影不小,你確定還要騙你爺爺?」

他愣了愣,立刻斂了神色:「我當然不想,可是現在跟漣顏說,跟道德綁架有什麼區別?」

這倒確實。

他女友齊漣顏,是個金發碧眼,熱辣酷炫的地下 rapper。

因為正在籌備年后的演唱會,她完全沒時間跟白云外回來過年,也完全沒準備好見父母。

可白云外爸媽這邊催得又急。

他既不想女友為難,又擔心家里人不接受,于是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主意:

先讓我來折騰一番,把他爸媽的期望降到最低,然后等齊漣顏真正上門那天,有我「珠玉」在前,她再有個性,也只是「小巫見大巫」了。

我恍然大明白之后,不得不豎起了大拇指。

資本家的心眼果然比蜂窩還多!

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出了他爺爺這事兒。

我如果沒記錯,有個關于齊 rapper 的采訪,是說她父母重男輕女,她從小被外婆撫養長大的。

而三個月前,她的外婆去世,她沒來得及見最后一面,在醫院的門口被拍到崩潰痛哭,站都站不起來。

我思考著開口:「你確定她外婆那件事之后,以爺爺現在這種情況,她還是不想見嗎?你有沒有想過,這可能是彌補她部分遺憾的契機?」

白云外沉默了,半晌,才道:「我給她發個微信吧。」

「嗯。」

他斟酌半小時,修改一小時,終于抖著指尖把信息發了出去。

好!這件事兒解決完了,我們聊下一件。

接下來我怎麼辦?

要不要現在去跟于爸白媽坦白?

最重要的是,kpi 和三倍年終獎還做不做數?啥時候發?

然而還沒開口,于清居在隔壁房間打起了架子鼓。

我怒了,扯著嗓子對白云外喊:「他這樣不怕鄰居投訴嗎?」

「沒事,我們家的墻都鋪了隔音,外面幾乎聽不見。」

我聽得見!

我起身就要出去找于清居,問問他這一天陰陽怪氣地到底想干啥!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