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嚴于綠己》第2章

「哈!你也有今天!」白云外說完才意識到嘴快了,「啊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剛交的那個女朋友,她跟人跑了?」

「當著我的面跑的。」

「有這種事?!」

「甚至去了別人的家里。」

「太過分了。」

「還被我撞見了。」

「沒聽說過。」

我心頭火起,用胳膊狠狠懟了白云外一下子:「你捧哏吶!」

「我……我這不是安慰他嘛……」

于清居顯然被安慰得更生氣了,我清楚地看見他不爽地頂了頂腮。

白云外見狀,拍了拍他的肩膀:

「沒事,就我弟這條件,什麼好姑娘找不到,下一個更好,下一個更乖,下一個更可愛,是不是,小荔?」

是個屁!

我心里難受,不想說話。

于清居話里話外的「女朋友」,應該是在說我。

可他明明拒絕了我。

他到底什麼意思?

白云外見我不接話,暗暗使眼色:「小荔,是不是?!」

我極其敷衍地嗯了一聲,像從嗓子眼拿小刀剌出來的聲兒。

于清居目色驟沉,微微挑眉:「這麼說,像嚴小姐這樣的「好、姑、娘」,一定不會腳踏兩條船,跟兄弟二人糾纏不清咯?」

指桑罵槐,啊不,指槐罵槐!這是指槐罵槐!

「當然不會。」

我心里堵得厲害,又氣又惱,

「那如于先生這樣的帥男神,想必也不會出爾反爾,當晚答應了表白,第二天又反悔說要再考慮考慮吧?」

他目光微微一閃,斂了神色走到我面前,高大的身材極具壓迫感。

我嚇得連連后退,他一步一步將我堵在了墻角,慍怒的氣息侵城掠地,都快把我點著了。

我縮了縮脖子,渾身都燒得厲害,不敢吱聲。

他面無表情地端詳我半晌,將手臂撐在墻上,把我圈在他的陰影之下:

ADVERTISEMENT

「嚴小姐,分手是你提的,我可并沒有同意。」

 

3.

我喜歡于清居很久了。

從大一入學就開始喜歡。

卻直到大學畢業都沒有表白。

那年我 18 歲,現在我 28 歲,遺憾了十年,在我終于決定放棄的時候,竟然相親又跟他遇上了。

他現在已經是三甲醫院的口腔專家,溫和儒雅,卻又禮貌疏冷,像一朵不可攀附的高嶺之花。

我果然是運氣不太好。

吃飯的時候,緊張到說不出話來就算了,之后他送我回家,剛到樓下,社區的物業又通知做核酸篩查。

排隊的人很多,我穿的很少。

但為了在他面前保持形象,我死要面子地強撐著,態度堅決地拒絕了他的外套。

一個小時過去,我已經凍得四肢僵硬,腦子發懵。

他微微蹙著眉頭望過來,漂亮的桃花眼里滿是擔心,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我被他深情脈脈的專注目光晃了神,心里生出了某種不切實際的希望,一把按住他要脫外套的手:

「那個,你有女朋友嗎?」

他怔了怔,溫柔地彎唇:「沒有。」

是啊!有女朋友誰還來相親!

我緊張地咽咽口水:「那你缺女朋友嗎?」

蠢啊!不缺女朋友誰還來相親!

他卻一點點嘲笑的意思都沒有,神色認真地回答:「缺。」

「那,那你覺得我……我給你介紹一個行嗎?」

鼓足了所有的勇氣,話到嘴邊卻轉了個彎。

好想一頭撞死!

他沒有回答,只收斂了神色,靜靜地凝視我,目色明明滅滅,似在糾結。

我有些發怯,但也知道就我今天這表現,這可能是最后一面,絕對不能再慫了!

深深呼吸,磕磕絆絆:「我的意思是,你,你看我行嗎?」

說完就低下頭,不敢再看他,像是等待著審判的死囚。

他卻伸手托住了我的下巴,微微上抬,我不得不與他對視。

緊張到發顫中,他灼灼桃瓣一般的眼眸亮得驚心,目尾眉梢都染著蓬勃的笑意:

「求之不得。」

說完,他就展開黑色的風衣羽絨服,一把將我擁進了懷里,炙熱的溫度緊緊包裹住我,驅散了所有寒意。

那一刻,他胸膛的溫暖,比我心頭驟然綻放的煙花還要猛烈一萬倍。

可是第二天我去找他,卻在醫院門口看見一個漂亮的女生把衣服遞給他,語色嫣然:

「就這麼著急,外套都忘了穿,也太不會照顧自己了。」

他笑著接過,手機突然響了。

大概是個短信,他看了一眼就要收進口袋,女生卻自然而然地拿過去看。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